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活乐园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残荷  

2018-11-04 12:29:23|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汇江



  秋的脚步渐行渐远,冬的门扉悄然敞开一道缝隙,寒冷与冰霜探头探脑,再也关不住了。秋的尾巴很短了,还在摆来摆去,脾气虽然柔柔,悠悠地没有多少声响,轻轻地扫着,跟板擦一样,擦过去,一片绿色就去了。

  池塘边的垂柳,叶子开始发萎发黄,窸窸窣窣,掉落开来,不紧不慢,不知不觉,似老男人的发,由稀疏而渐渐谢顶,铺在地上,撒在水面。那曾嫩绿的枝条,多了层灰霜,老成了许多,合了风的节拍,抽打着池堰,抽打池里的荷。

  这番情景,这种构图,不由得想起“萧条垂柳映枯荷”,“枯荷了秋色,寒梢问消息”来了。

  一池碧水半枯了,一塘青荷残了。

  看那荷叶,对季节感知是多么得敏感。刚过了寒露,未及霜降,它就早早收场了。先是变色,由翠绿,再淡绿,浅黄,褐色。后是瘦身,圆大的伞盖,慢慢收了身子,蜷缩起来,蔫了。如垂暮老人,皱巴巴的皮肤贴在骨头上,人就那么一把把了。太阳,虽不烈了,可灼它。风也吹它,很短的工夫,整个叶子就风干了。

  荷大招风。起初,风还能摆动它们。慢慢杆儿干了,叶子干了,一叶一叶,落了,落了……它似乎再也不为风吹所动了。莫非,它要以此种方式与风抗争,它是不会死心塌地败给风的。因为那叶子并没有被飞走了。揉了,皱了,破了,碎了,落在水里,沉在泥里。

  满满的拥挤的喧闹的池塘,一下子变得空旷冷清起来。没了春的盎然夏的峥嵘。蜻蜓无踪,知了没影,人也懒得驻足观赏了。来回在荷叶下穿梭的苇苲鸟,因了它香消玉殒而薄情,飞去他方。偶尔有几只麻雀光顾,也不屑停留,另攀高枝了。

  一根根叶杆,兀自立着,单薄苍凉,满目萧萧,如肆虐搏杀后的战场,充满了悲壮。天越冷,场面越凄清。

  也应了那句话,最是貌美,往往最是不堪一击,往往过快的花容易落,红消翠衰,气短神伤。

  不用多说,残芰断苹,眼前的一切,无疑告诉你荷已尽了,荷残了。

  你觉得很悲吗?

  “秋风吹白波,秋雨呜败荷”。晚秋的雨飘着,诗人诗意来了。“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很少有画家拿起画笔画残荷,大概他们不忍心勾勒这种凄美。画家的画和诗人的诗不同,一个写实,一个浪漫,浪漫总是给人以想象。

  一支秸秆,还挑着叶子。这残叶,有些孤零,成了池塘的守望者。它居高临下,俯视池塘一切,沐着大地阳光,孤独一冬,为秋送行,等待春的消息。

  这残荷,在遥望着,遥望着那潋滟风光。

  那风光是田田的绿海,舒展的碧叶,灿开的丹华,芳馨的花香。清明澄澈的水面,映着婀娜多姿的靓影,红粉佳人无需浓抹,不待风送,荷香便弥漫池塘。

  诗人早就备好了诗篇。皮日休有诗云:

  向日但疑酥滴水,含风浑讶雪生香。

  吴王台下开多少,遥似西施上素妆。 

  残荷满怀希望,在期待它生命的轮回与延续。在它的花容月貌前世里,展尽了风姿。在它酷似丑陋的今生里,获得了怜悯。

  然而,残荷又不仅仅是用来怜悯,它是更值得敬佩赞赏的。其实荷与小麦一样,一个水中,一个地上,同样的轮回承转,不同的是它韶华里动人的容颜,不叹小麦叹残荷,好色而已。

  莲子已成荷叶老,荷叶凋落藕玉成。残荷化作了厚重的灰泥。荷是水的女儿,泥的公主。水为父,泥为母,藕与莲子为子。子成之日,荷的陨落行将为期不远。它是带了满心欢喜走的。

  藕为佳馐,可蒸可煮可炸可炒可煎,食之不厌。莲子为宝,可入药可佐餐,养身宜人。残荷,正是以己之躯,换取了这些。

  这便是残荷的可贵!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