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活乐园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棉衣的思念  

2018-01-20 11:51:03|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李绍增
  阳光好的日子,我便按老辈子传下来的习俗,翻腾晾晒一下旧衣物。翻着翻着,一件草绿色的棉衣映入眼帘,托起早已褪了色的棉衣,一股暖流霎时涌上心间……
  上世纪八十年代第二个冬天,我结婚后第一次回家探亲。岳母闻讯,又是杀鸡又是宰鱼。周围同事调侃她,“丈母娘疼女婿,一顿一只老母鸡。”我心知,岳母对我这个出身农村的当兵女婿特别待见。人家姑娘刚和我认识时,对我并不怎么看好。岳母苦口婆心劝女儿,见女儿迟迟不动心思,好生着急:“人家孩子是农村的,可有志气、有出息,当兵三年就提了干部,现在又当上了部队的记者(实际上是师里的新闻干事),这样的人你不找,看你找个啥样的!”后来爱人定情于我,岳母真是有说不出的高兴。当我归家站在她面前时,老人家慈母般地打量着我,上瞧瞧,下看看,生怕掉了点什么。不知什么时候岳母发现我穿的棉衣又肥又旧,难敌海上(我部队驻地在海岛)风打浪激的寒冷,便琢磨着给我做件新棉衣。早就听爱人说,岳母从小聪明伶俐,女红活儿无师自通。可这次为我的棉衣却犯起难来:军人能不能穿普通人的棉衣?想问问我吧,又怕我担心她工作忙不让她做。嘀咕了半天,她突然灵机一动,跑到县武装部找当兵的进行询问。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她找出舍不得用的新棉花,又跑到商店买来和部队棉衣色调差不多的布料,满怀疼爱地缝制起来。
  恰在这时,部队给我发来“提前归队”的电报。岳母得知后,忙完一天的工作,晚上飞针走线赶制起来。记得那天深夜,时钟敲过了12点,我一觉醒来,看到岳母的房间仍亮着灯光,起身倒满一杯热水,走向岳母的房间,只见双鬓染霜的岳母带着倦容聚精会神地缝啊缝啊,我心头一热:“妈,您喝水。”我们老家的风俗,不兴管丈母娘叫“妈”,都是叫“婶子”“大娘”什么的。岳母听我发自心里的一声“妈”,倦意全无,脸上露出的笑意阳光般的灿烂……
  我穿着新棉衣返回部队,尽管那年海岛上特别冷,可我浑身热乎乎地奔波在新闻采写第一线,年底荣立三等功,并上调军里工作。
  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如今已物是人非,但睹物思人,岳母盘坐在灯下一针一线为我缝制棉衣的情景又一次浮现在眼前。顿时,唐时孟郊创作《游子吟》时的情感流遍我的血脉,喃喃地吟诵出口——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