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临窗秋色  

2017-08-25 09:50:48|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爱勋



  院子里,有棵柿树,在窗前,长满了密密匝匝的碧绿的叶子,葳蕤葱茏,凝碧滴翠。虽已是初秋,却无萧疏清寂,依然激情飞扬。

  树上的柿子,丰腴饱满,但却青着,还是青涩的味道。它们悬吊在枝桠间,层层叶子夹裹着。风摇叶动,躲躲闪闪。三岁小妹趴在窗台上,透过窗棂,看见青绿的柿子,在阳光里,闪闪烁烁晃动,小妹兴趣盎然地看着,看着……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在窗外树荫下,不停地摇啊摇。窗是木格窗,经了岁月的浸润,泛起一种浅浅的灰黑。

  父母把收回家的辣椒,用缝衣针,顺着辣椒把,一个个穿起来,然后,两端系在一起,挂在窗户两边的木橛子上,通红通红的,像熊熊燃烧的火焰。明净的阳光洒下来,辣椒就有了温暖的光泽,滋滋润润,甚至有了几分矜持。若然不咀嚼,辣椒是有香味的,淡淡的清香,朦朦胧胧,若轻歌曼舞。

  不多时日,辣椒渐渐晒去了水分,肥硕丰满的身段,渐次苗条,却有了成熟的神韵,洒然飘逸。在窗户两旁,很像贴上去的对联,写满了丰收与喜庆。

  有时,父母会把成熟的谷穗,用麻绳拴好,吊在窗前的木桩上,这是来年的种子,要在朗朗阳光下,清清爽爽地干透。长长的谷穗,像老牛的尾巴,扬起辛劳,垂下丰收。

  麻雀叽叽喳喳,站在门前的院墙上,瞪大觊觎的眼睛。俄尔,悄悄飞临,蹲在木桩上,啄食谷穗。此时,奶奶噘起嘴唇,对着窗孔,拉长声音:“去——去——”麻雀闻声而逃,但依然蹲在院墙上,依依不舍,不肯离去。

  不几天,一家人在炕上吃饭的时候,母亲透过窗孔,看了一眼谷穗,转脸跟父亲说:“谷穗干透了吧?”父亲的脸就贴上去,仔细看了一会,像欣赏一件艺术品,随后欣欣然,说:“干透了,收回来吧。”

  秋雨绵绵的日子,庄稼人无法下地,就坐在窗前,透过窗孔,看窗外的风景。此时,天阴沉沉的,氤氲的水汽,在院子里漂浮、游弋。

  雨滴从屋檐上落下来,像流浪的诗句,嘀嗒,嘀嗒……柿树枝叶,优雅舒展,雨滴的弹奏,悉悉索索,韵味悠长,像极天籁之音。

  偶尔,斜风穿户,秋雨敲窗,揉碎的雨滴,变成清清凉凉的雨丝,湿漉漉的飘进来,落在脸上,或者端茶杯的手背上,有种温润细腻的微凉,像玉石,那种薄凉,澄澈、灵异、通透,涤荡周身,不染纤尘。

  小妹把小手放在窗孔上,让秋雨丝丝缕缕浸润,然后,用稚嫩的小手梳理头发,头发亮亮的,有了黑油油的光泽。母亲笑侃:“臭美。”小妹不予理睬,半张脸贴上去,却看到柿树下觅食的小鸟,一个弹跳,扑棱棱飞走了。

  窗户,是房屋的眼睛,一双慧眼,看秋天,看秋色,看秋韵,都是极美的。优雅的成熟,和成熟的优雅,都在这个秋天,在窗前,洇染静好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