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冬游冕崮山  

2016-12-16 09:24:30|  分类: 山水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会来



  在沂蒙山区腹地的临朐境内,有一座人们称为最高贵的山,海拔六百余米,在远处仰视其山的顶部,形状恰似帝王之冕,故名冕崮山。

  入冬后不久,约知己驱车而行,沿着弯弯曲曲的的山间柏油路向冕崮山上行驶,车只能行驶在半山腰,站在山路旁,环视周边山野,满坡的庄稼已经收完,只有一些残留的玉米秸秆,站在地里东张西望着。阵阵凉风吹来,身上觉得冷嗖嗖的,但爬山的欲望丝毫没有退减。

  据了解,冕崮的南面、北面、西面峭壁如刀劈,上山不易行走,只有东面的一条山径较易攀爬,于是,我们便选择从东面的山路向上登攀。

  行走了约十分钟,见有两棵笔直挺拔的松树,深深地插在岩石中,经历着岁月的风吹雨打。走到石阶的拐弯处,一座石门呈现在眼前,这个门全由山石垒砌,经过长期的雨打风吹,石头上都长出了形状不一的斑块,形成了黛褐色。山门的两侧,都有长长的围墙,像是早年间抵御外敌入侵之用。穿过石门,拾级而上,一簇一簇的古山榆,长满了山坡和山崖。记得小时候,家里生活困难,为了节省钱,就经常上山割山榆和野荆等,背回家后,晒干了当柴禾烧水做饭;特别是上了小学后,一到星期天,小伙伴们常常一起上山割山榆当柴烧;割山榆虽然比较辛苦,但那时无忧无虑,是它伴我度过了幸福快乐的童年。现如今,家家户户都用上了电和煤气,基本不用上山割柴了,满山上的山榆都长得郁郁葱葱,挺拔粗壮。不远处,在长满山榆的乱石处,有坍塌的石屋遗址七十余处,大都建在悬崖峭壁之上,回想起当年,这里的老百姓不知受了多少罪和累,他们肩挑人抬,用一块块石头建造起来的石屋,随着岁月的流逝,房屋已全部坍塌;据悉,这些石屋是清末民国初期,乡民们为了躲避战乱而建屋于此,现在只存残壁和石墙。这些残壁和石墙,给人留下了许许多多的遐想空间。

  沿着陡峭的山间小径行走,看着满山遍野的绿树野草,还有一些山荆、黄栌等等,心情格外得灿烂,此时,身上也渐渐地有了些许微汗,走到山崮南侧凸出的一个山头上,上面平整如面,坐在石透上,任凭风儿吹拂,张开嘴巴吸吮清新的空气,直达五脏六腑,顿觉浑身轻松起来。站在山头上,眺望四野,群山绵绵,绿色如黛;向下俯瞰,陡峭如削,古松垂悬,鸟儿飞旋;山下的冕崮前村,掩映在绿树和群山环抱之中,从南向北流淌的弥河,像一条银色的飘带,弯弯曲曲,缠绕在冕崮山的周围,给高贵的冕崮山增添新的“血液”滋润着山的灵魂。

  登上山顶,平坦如砥,散植的柏树数十株,随风吹动,呜呜作响,任凭风吹雨打雪压,从不低头哈腰,露出骨子里的强硬。崮顶平台上,印有四个清晰的马蹄印。相传这个平台曾是穆桂英的秘密练武场,四个蹄印是她的宝马留下的。中间的巨石顶部,上面有一图案极像棋盘,虽经岁月侵蚀,依然十分清晰。站在崮顶,举目四望,群山连绵,沟壑纵横,心旷神怡。

  远眺,冕崮山,面南而坐,头上带着皇冠,周围的山水地形衬托,更显其崮的高贵,吸引着八方的游客。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