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相 望  

2015-09-04 10:05:41|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来森
  晨练后,于路边餐馆就餐。偶遇乡间旧邻,把话闲聊,忆往叙旧,依然情意殷殷。乡邻离去,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唏嘘难禁。
  想起了从前,想起了从前在乡间,比邻而居,相守相望的日子。
  那时候的乡村,贫穷、简陋的很。我们居西,乡邻居东,中间隔一条两三米宽的小巷;我们习惯于互称“东邻”“西邻”。没有砖石垒成的院墙,所谓“院墙”,也只是篱笆扎成的,隔而不隔,只是具有一种象征意义罢了。
  平日,隔篱相望,两家人事,一览无余,毫无隐私可言,更无彼此相防之心。
  夏日里,大多起床早。我的父亲起床后,习惯于在庭院中抽一袋旱烟;东邻家的男主人,似乎也是如此。父亲和他,各自站在自家的庭院中,互相打一声招呼:“起来了?”“啊,起来了。”然后,就默默地抽自己的旱烟。
  早晨很静,庭院很静,只有几只麻雀叽叽喳喳地叫着;庭院中,飘过煦暖的空气,溢满一院的祥和。我站在父亲身边,看着他们默默抽旱烟的样子,看着细细的嫩白色的烟,从他们的口中吐出,然后在庭院中缓缓散去,就觉得很美,很美。
  多少年后,再回忆起那样的情景,依然觉得安静而祥和。
  夏日的晚间,大家都会在自己的庭院中乘凉。地面上,铺一领席子,人躺在席子上,不知不觉就睡去了。夜渐深,有露水落下;谁家的人先醒了,必定隔篱相呼:“东邻(或者西邻),夜深了,落露水了,该进屋了。”于是,起身,卷席,依依进入室内。
  篱笆上,爬满了扁豆蔓、丝瓜蔓,或者葫芦蔓;藤蔓上,结满了滴溜嘟噜的果实;这是农家庭院的一种装饰,更是俯拾可取的菜蔬。要做午饭了,随手采摘一把扁豆,放上豆油一炒,就是佐餐的美味。
  好多个黄昏,出坡归来。
  我的母亲就端一只竹筛,站在篱笆边采摘扁豆,或者丝瓜;东邻家的主妇,看到了,也会挎一只竹筐,站在她们家的篱笆边采摘起来。她们彼此,是互相影响的;一边采摘,一边也好拉拉呱,聊一些家长里短,舒缓一下劳动的疲劳。
  很多时候,彼此篱笆上的菜蔬,并不是同时熟下的;于是,就拿各自成熟下的菜蔬,与对方相交换,以满足彼此的需要。有时候,我母亲,或者对方主妇,会采摘下一只嫩葫芦,询问对方:“包水饺吗?接着。”于是,一只嫩葫芦就向对方飞来。若然对方接不住,葫芦掉在地上,便会引来一阵朗朗的笑声……
  站着,望着。相望两不厌,酝酿而成为一种郁郁的邻里情;从此,就成为了生命里一份永恒的记忆,一份窖藏的情感财富。
  再比较城里人的“对面不相识”,就愈是让人怀想那份曾经的“乡居旧情”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