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父 亲  

2014-11-10 14:44:11|  分类: 文学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琪山



  叔父送我到弥水边,他把肩上沉甸甸的包袱卸下来,送入我的怀中,我双手接了,抡在我的肩上。叔父又将一只四鼻小陶罐递到我手里,若有愧疚地说:“这咸菜和饼子,你凑合着吃吧!下星期回来,你就吃上煎饼了。”

  我低着头,不情愿地嗯了声,忧怨地说:“叔,别说了!都说了几次了。”说完,我扭转身,怏怏地走下河去。

  那时,弥水河上没架桥。过河,要找水浅的地方趟过去。

  我趟过河,无意中朝对岸瞟了一眼,发现叔父还呆呆地站在原地,凝视着我趟水的地方。

  每周六下午,是我回家背干粮的时间,周日下午返校。不管忙闲,叔父都会向队里请假,按时到弥水边接送我,经常惹得队长扣他的工分。

  我自幼喊父亲叫叔,喊母亲叫婶娘。

  我读高二那一年,婶娘抛下叔父和我们兄妹五人,撒手人寰,家里塌了半边天。

  婶娘去世后,不惑之年的叔父,白天参加队里劳动,晚上做饭到深夜。叔父不会做饭,更不会摊煎饼。他只会在锅里贴饼子,还经常把金灿灿的玉米饼子烙得黑乎乎的。那难以下咽的饼子,就成为我在学校里一日三餐的主食。

  我多么想吃上自家的煎饼呢!

  在我的记忆里,摊煎饼这营生,似乎是每户家庭主妇的历史使命,男人是不敢涉足的。若谁家的男人会摊煎饼,名声一旦外泄,那男人也就成为村里人茶余饭后的笑料,在人面前也就抬不起头来了。

  一周转瞬即逝。

  周六下午,我照例赶到弥水边,没见到叔父的影子。我赶回家时,天已擦黑。叔父和二弟正在院子里忙着。叔父说:“回来了,快到屋里歇歇吧。”

  “不累。”我随口说了句。

  叔父说:“明天早晨我们也摊煎饼。”

  “谁摊啊?”

  “我摊啊。”

  我摇摇头,似笑非笑着,进里屋去了。

  第二天,天未亮,二弟把我摇醒了。他说:“哥,快起来!叔要摊煎饼了!”

  我一骨碌儿爬起来,和二弟来到厨房。厨房里,叔父已把鏊子支起来。

  叔父身材魁梧,坐不下,只好马步蹲在鏊子前。他舀一勺糊糊,摊在熬子上,嗤嗤作响。他赶忙用刮板刮着糊糊,好不容易摊了上去,可怎么也揭不下来。眼看就要烙糊了,叔父拿来菜刀,把一张圆圆的煎饼戗成碎屑,才弄下来。

  第二张摊上去,命运更惨。鏊子烧得过热,全糊在了上面。

  叔父跺着脚,对我说:“快去请你大娘来,看看是咋了。”

  我还没抬脚,二弟已飞快地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大娘颠着两只小脚疾步走进了院子。朗声道:“老二呀,咋了?弄得满天井乌烟瘴气的。”

  叔父腼腆地说:“不怕你笑话,想给孩子们摊点煎饼解解馋,不知咋了,就是揭不下来。”

  大娘进厨房看了看,说:“这是他婶子用的那盘吧?”

  叔父说:“是啊。”

  大娘又说:“这东西搁置久了,要给它煨点油,不然它不会干活的。”

  叔父说:“人还没油吃,咋能煨鏊子啊?”

  “可惜我家也没油了。不过,我家还有几粒蓖麻籽,我给你拿去。”大娘说。

  取来蓖麻籽,叔父把它去壳,取仁擦在鏊子上,果然很受用。

  说实话,叔父第一次摊的煎饼,并不怎么好吃。可我终究吃上自家的煎饼了!

  从此,叔父开始了他的摊煎饼生涯……

  说来也怪,叔父摊煎饼并没引起村里人的非议,相反,却赢得了人们的同情和称赞。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