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活乐园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储钱罐  

2018-07-28 10:31:13|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刘玉林
  节俭是种美德。
  在微信群里我这样为自己辩解。因为我总是抢红包,而从不发红包,但我依然受到众多朋友的讨伐,一个群主用恶狠狠的表情@我说——你这只可恶的不锈钢公鸡!
  其实我不认可我是铁公鸡还是不锈钢公鸡,我觉得自己更像一只瓷公鸡,那样的瓷公鸡在我的书橱里就有一个,那是一只储钱罐。作为和“布老虎”一种形式上的图腾,这种瓷公鸡在我们的童年里很常见,我父亲曾经为我买过一只,也买过布老虎形状的。小时候看着那些色彩斑斓的粗糙玩具很是喜欢,但没玩多久它们就全掉在地上摔碎了,为此我好一阵伤心地哭。
  儿子小的时候我也给他买过两只储钱罐,一只是多啦A梦,一只是奥特曼,儿子喜欢这两个家伙比喜欢那些硬币要多得多,家里的硬币很快就被他搜集起来把那两只储钱罐填满了。我无数次打过儿子储钱罐的主意,我想背着老婆把里面的硬币换成我最需要的香烟,被儿子严词拒绝了,他说那是他的“不动产”,装的是他满满两罐子童年。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童年,泾渭分明,没想到竟然水火不容。
  我的母亲也有自己的储钱罐。她的储钱罐要寒酸得多,那只是一只玻璃罐头瓶子。母亲总是把意外捡来的纽扣放在里边,还有一些家用不太急需的硬币。每当小时候的我们需要铅笔或作业本,或者是村里来了卖冰棍的,她都会把手伸进那个瓶子,把硬币用手指夹出来,姿态像王母娘娘那样赐予我们。
  上初中的那一年暑假里,本想帮母亲干点活,钻进了玉米地去拔草,三伏天里的玉米地就像个大笼屉,玉米叶子像刀刃划得脖子和肩膀火辣辣地疼。没拔了两垄,却热得中暑了,回到家上吐下泻,好几天水米未进。母亲看着自己瘦弱的儿子像条快断气的黄狗躺在床上,自然心疼得要命,一个劲地问我想吃点啥,但她能为我准备啥呢?家里才盖了房子,欠了一屁股债,而且她刚刚借钱买了一袋子叫“碳氨”的化肥。
  她肯定知道在炎炎夏日里能为儿子抱回一个大西瓜最为美好,于是她就又把手伸向了那只瓶子,但她扒拉了好久也没夹出硬币。到最后她把里面的东西哗啦一声全倒桌子上,一桌子的纽扣儿,一个硬币都没有……
  一脸茫然的母亲开始四处打量家徒四壁的房子,看看到底有什么可以到集上卖,最后她看到窗台上挂了几串晒干的蓖麻子,眼睛就亮起来,开始用鞋底搓那些玩意,她准备赶集去。
  从集上回来母亲什么都没买,篮子里空空如也,但她手里却攥了两个大桃子,兴冲冲地站在我面前,她又一次扮演了拯救我的天神。那是我吃过的最甜的桃子,几乎定义了我对桃子的最高标准。
  那晚躺沙发上玩微信,在一个老板群里我一会儿就抢了二百多元。一群富人在发红包,更像是在炫耀自己的身价。但我连句“谢谢”都懒得说,我觉着红包还是越“小”越好。似乎能听到钢镚儿那种叮当脆响。那个群里多是一帮牛皮哄哄要改变世界的人,实际上在我眼里,他们改变的只有自己。他们哪里都去过,甚至周游世界,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办法买一趟回到过去的旅行,再听一听那首儿歌,“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
  我把“抢”来的那些钱全捐给了一个患白血病的小女孩。筹款方把那个小女孩的照片贴在APP上,一双枯陷的大眼睛眼巴巴不忍直视,作为精明人我也怀疑过这是否是骗局,在许多时候我们总是在怀疑,我想最大的魔莫过于我们把所有都看成邪恶,包括苦难与悲情。我这样一个资深“老抠”竟然对那次捐献毫不心疼,我自己都感到诧异。一想钱本来就是别人的,再说我喜欢的是钢镚儿,不是钞票。
  这么说似乎很虚伪。我上初中那年,为了凑足十元钱的学费背了足足半书包钢镚儿去上学,那是我的母亲与爷爷还有姥爷二叔费尽心思凑齐的。我背着半书包钢镚儿走在上学的路上,既有欣喜又有忐忑,以至于到现在心里还感觉沉甸甸的。交完学费后我还剩了几个钢镚儿,就在校门口买了一个“二蔓”西瓜,才5分钱。
  终究是人情,我决定再也不抢“红包”了,虽然我这种人见到钱就有“捡”的冲动,但这样我也就更有理由不发“红包”了。如果实在按捺不住,我想我应该把书橱打开,把“布老虎”与“瓷公鸡”里的硬币全倒出来,用手捧起来,再哗啦啦撒下去,听一听那种清脆,一些岁月就又像银子闪出了光……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