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活乐园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惬意都市  

2018-04-13 09:26:35|  分类: 山水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新滨



  我对上海是有偏见的,觉得她大都市罢了,很喧嚣。去了,才觉得她还挺惬意的,原来也并非我所想像。

  黄浦路15号浦江饭店,一座灰色的老建筑,距今已135年,是一个叫礼查的英国商人建造的。如今它成了西方文明进入上海的最初印记。下榻在这样一座文物里,我几乎是乍喜,在它有生之年,在我有生之年,我们竟有一场这样的境遇。步入大厅,密集而粗壮的罗马柱擎起一个大大的穹顶。向里直走,又一厅,典型巴洛克式建筑风格,顶端的花玻璃一字排开,如同孔雀开屏一般。客房阳台是木结构的,踩上去有些颤巍,有的做了加固;站在这里可以看见一组组刷着黑漆的粗铁管线附在楼体墙面,如同一个老人的青筋突于肤表;我掉了向,不知阳光是从哪个方向照过来,但很温暖。弄堂像个天井,很深;长廊很长,脚下木地板的吱呀声已经响了一个多世纪,指尖触滑着暗朱漆墙壁前行,老摆什和旧瓷器反射着木坊间漏下的斑驳光线,爱翁(爱因斯坦)烟斗留在地板上的烫痕还依稀可辨,时光仿佛引领我向历史深处走去。

  像这样的建筑上海还有很多,每一座都静谧而悠然地存在着。

  阳光午后,中山东路上的初冬五彩斑斓。法桐叶子是澄黄的,银杏是灿金的,五角枫是丹红的,乌桕是嫩青的,香樟是乌绿的,就连穿息的人群也都幻化着不同的肤色。路上的落叶很精致,被霜冻掠过,叶片厚墩了些许,脉络更显力道,澄澈而醇熟,反倒骤然迸发出些生命的张力。我们这些早已看惯了秋冬萧索的北方人,斯时斯地却还能入眼这么丰富的颜色,就像一个秃子在羡慕一头浓密的乌发。

  豫园,这顶东南名园之冠,坐落于繁华的城隍庙商业区。半晌,趋步于兹。这么片堆金聚财地段里居然还有这么一墅闲处,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上海人真是懂得疏密,真有智慧。园内,一步一景,巧夺天工。步步经典,步步惊艳。对于我们这些不远千里的看客,一俯一仰一顾一盼都是奢侈的,就像赴小吃的遇上了大餐,反倒不知该从何下嘴了。

  伫立浦江,江水泱泱。

  一眼千年,沧海桑田。

  浦西,俨然是块历史的大幕。世界各国的老旧建筑在这里岿然陈列,诉说着一个世纪前的荣耀。远远望去,巍巍然如同古罗马战阵上的一座座战车,坚固而庞大。如今入驻这里的,以世界各大银行居多。与浦西一江之隔,浦东却是个年青的大舞台,东方明珠、环球金融中心、东方艺术中心如雨后春笋般在这里生长着,日新月异。这一东一西,鲜明对照着,又呼应、交织着,诠释出东方都市的哲学之美。

  入夜,两岸万千霓虹揉碎在江水里。白鸥在江面上翻飞,轮渡那极具穿透力的汽笛声不时从天际传来,划破夜空。

  没有交汇就没有丰富,没有交汇就没有炫丽。上海,将这交汇演绎的淋漓尽致。江和海在这里交汇,中和西在这里交汇,古和今在这里交汇,时间和空间在这里交汇,这些交汇契了机,合了理,便勾勒成了上海现在的样子。交汇,真是个魔幻的字眼。

  如同一个人,有过多少憎恨,面目上就会堆积多少狰狞;有过多少包容,面貌上就会沉淀多少祥和。一个城市也是这样的,上海的祥和与繁盛,全在于她的包容。

  夜色阑珊,两岸渐渐沉寂下去。

  第二天清晨,出租车师傅来接我们离开这里。我们在外白渡桥拐弯,浦江也拐了弯。我回望浦江,浦江也在回望着我。

  走远了,还有出租车师傅在耳畔用浓重的沪腔数落着旧事。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