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活乐园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风雪路上探亲人  

2018-01-12 10:25:07|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宁本君



  1963年腊月,傍年根,大雪纷飞,一片银白。

  腊月28日,放年假了,早饭后,我站在诸城县政府办公室前,徐主任走过来,笑着对我说:“本君同志,你怎么还不走?不是去你对象那里过年吗?”领导的关心,我很感激,可这大雪封路,汽车停运,近三百里路程,该怎么走啊!主任看我犹豫,急忙对我说:“公路不通汽车,就骑自行车去。”他这么一说提醒了我,心驰神往,马上准备。我先去机关食堂买上大饼及酒菜,给自行车打足气,车链子上好油,还有保暖的棉衣、棉帽、棉手套、毛围巾等一应收拾全了,穿戴整齐,骑上自行车直奔沂南县而去。

  我上路一看,白雪皑皑,一望无际。公路上虽有雪,但被风吹得只剩很少了,不妨碍骑车,心里暗暗欣喜。正巧这天刮西北风,我从县城出发,往西南方向走,半借风势,也未觉吃力。当我赶到诸城与五莲交界处的汪湖镇,公路拐弯向南,风更顺,不用蹬车,感觉就像坐顺风船,比好天好道走得还快,真乃天助我也。

  下午4点左右,我就赶到了莒县城郊,见天色尚早,便随地歇了一会。这时,从东南方向来了两个人,风尘仆仆,各搬一辆自行车,车后带着年货,像是机关干部回家过年。他二人上了公路,见我一时未走,就走近搭话:“您从哪里来呀?”我回答说:“从诸城县城。”他们又问:“您何时动身的?”我说:“吃过早饭。”他俩听后,惊讶地说:“哎呀,同样大雪天,您走了一百八十里,俺俩走一天还不到四十里。”我问:“您不是骑着自行车吗?”他俩摇摇头说:“不是俺骑车,是车骑俺,一路扛着走,顶着西北风,累得浑身汗。”我庆幸自己一路顺风。

  这晚,我住宿在莒县一家旅馆里。吃过晚饭,因一天劳累,第二天还要急着赶路,于是早早睡下。我良久不能入眠,思绪万千,想到明天夫妻相见,有惊有喜,该有多少话要说啊!

  一觉醒来,天色破晓,等窗外天光大亮,我急忙穿衣起床。出门见是晴天,太阳喷薄而出,大地银装素裹。我来到旅馆旁的车行,再次给自行车打足气,骑车赶路。在县城西郊,找准去蒲汪矿区的小公路,欣然前往,一路观赏着田野漫漫白雪,不多时便到。

  穿过矿区,南行半里多路,见湖地里雪足有一尺深,骑车寸步难行,若搬着或扛着自行车走,还有20公里路,真是难于上青天。茫茫雪原,我焦急忧愁之际,见一人从村西头向我走来,我连忙问道:“去沂南县是从这里走吗?”他看我狼狈的样子,深表同情地忙说:“雪这么深,万万行不得。”他提醒我说:“您还得回矿上,那里有通往西北苏村的小公路,虽说绕道远些,估摸骑车能行。”他一席话,说得蛮在理。我知道从苏村上大公路,到家只有13公里,容易多了。

  我再三向他道谢,上了去苏村的小公路,果然路上积雪稀少,看得出是沙子路,即便雪化了,也没泥沾车脚,很好。途中见三三两两行人,肩背手提年货,猜想附近可能有个小年集,顿觉年味浓浓弥漫。

  走到路的半程,有个小村庄,此时已是上午10点多钟,我因没吃早饭,有点饿,便到路旁的避风处,取出自带大饼,冷啃几口,又唵几口洁净的雪随后上路。可巧迎面碰见一骑车人,穿得厚厚的,带着年货,一问方知,他从沂南县经苏村过来。听说我去沂南,忙热情地指点:“路上很好走,不大用下车,放心往前走吧,说不定到家能赶上中午饭”。

  正如我所预见,到苏村往南,路好又顺风,没费大力气,便到了沂河岸边的苗家曲,河对岸的苗家庄就是我要去的地方。离家越近,越激情满满,边走边想:大冷天河里有水咋办?等赶到河边,远远就望见河上临时搭建的便桥,桥上站着两人,我喜出望外。上桥时,一小伙问:“你去哪庄?”我指指前方说:“苗家庄”。他俩没向我要过桥钱,我恍然大悟,我是来苗家庄走亲戚的客人,自然过桥格外优待。

  苗家庄走出了著名诗人苗得雨。而苗得雨的妹妹就是我的妻子苗得荣。苗家庄我之前来过,进村推着自行车,径直进了妻子家的大门。我大声喊道:“娘,我来了。”岳母出屋一看是我,笑吟吟地拉我堂屋里坐。她说:“得荣去界湖(县城)赶年集去了,也该快回来了……”我一时没见到妻子,不免心中怅怅的。

  不大一会儿,得荣抱着年集上买的东西,笑容满面地走进屋里,一照面她就惊喜地说:“我看见大门外雪地上有车子杠,就猜是您来了,这大雪天,一路上是怎么走的?”说着两眼泪汪汪的,轻声问我:“天晌多时了,饿坏了吧!先喝口茶,我去灶屋看看,妈做好饭了没有”。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显得十分端庄温柔,我欣慰不已,刚来时未见妻子的不快,顿时消失九霄云外。

  晚上,和妻说起一路的经过,感慨万千,沉浸在愉悦的回忆中。

  近来,我和老伴谈起这段往事,又引起一阵心潮澎湃。人这一辈子呀!有寒有暖,有苦有甜,有阻有顺,磕磕绊绊,从青春到老年,就这么一路过来了。几十年前风雪路上那一幕,就像发生在昨天。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