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读书时间  

2017-05-13 11:35:57|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董改正

  “读经宜冬,其神专也;读史宜夏,其时久也;读诸子宜秋,其致别也;读诸集宜春,其机畅也。”读书还分季节,也只有骨灰级的读书人张潮。他是安徽歙县人,出身门阀,父亲官至侍郎,自己也做到翰林院孔目,官虽不大,但悠闲,俸禄足以自养,所以他能够悠哉闲读。
  我上学期间,男生爱金庸,女生爱琼瑶。课业很繁重,晚上要学习到十一二点,哪里还有时间读闲书。但是先贤告诉我:“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于是我们就使劲挤。中午放学去食堂打饭,有一截土路,很少行车,于是就看见男女同学腋下夹饭盒,双手捧书本,脸上或悲或喜,有时候忽然停下来哈哈大笑,惹得路过的行人满脸诧异。班上有一个同学,金庸作品读完了,难受,就把《水浒》《儿女英雄传》当武侠小说看,他打饭简直就是老马识途,任脚走,脚自动带他到食堂。一天打饭时,递过饭盒和饭票,眼盯着书,说:“一斤熟牛肉,两碗酒。”师傅笑喷了。
  这还不算奇葩,还有一个闻姓同学,他一边走一边看,径直向前。到下午上课了,未见他回。老师急了,派人去找,他正在回来的路上,书已经看完了,至于饭,当然没打成。班上还有一位谢同学,不喜语文,却爱看小说。上课时,竖起语文书当掩体。老师见他面带微笑,笑道:“谢同学拈花而笑,莫非闻道了乎?”班上笑轰了,他却不觉。老师手拿粉笔头,喝道:“着!”竟中其头,复哄堂大笑,谢惊惶而起,摸头道:“不料这厮竟使得一手好暗器!”全班笑喷。我们没有想到的是,这厮不喜语文,却当了作家。
  上班后,同宿舍的同事大胡,满脸络腮胡子,却喜欢纳兰词,每每念到伤心处,硕大的脸上泪流满面。同事小杜,酷似《上海滩》里的丁力,只是短小,却喜欢苏辛词,虽然我们读书时间多在饭后,并且默认互不打扰,但此人读到激昂处,必绕室疾走,恨不能拔剑四顾,仰天长啸。此二子的形象,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因为这个氛围,那个时候,真的读了点书。
  对我来说,读书时间必将串起我的一生。它让我心常欢喜警醒,让我所遇奇人,使我免于沉沦于俗世庸常。时常想起瓦屋里的冬夜,那时我才小学,一家人坐在火桶旁,腿上搭着毛毯,我手捧图书,读给父母和弟妹听。屋内童声朗朗,屋顶雪落无声。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