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树 殇  

2017-03-14 15:27:04|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德亭
  我很懊悔我把一张照片删掉了,那是一棵树,一棵春天的杨树,枝头已是密密麻麻的杨荑。它在我的相册里住了许多日子。当它在一个早晨突然消失的时候,我看着那一地的树枝和白茬茬的树桩,这种懊悔空前强烈地占有了我的心。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我却在这种充满意识的药剂里备受煎熬。
  我曾不止一次拍下这棵树的影子:霜打落叶满地碎金的影子,数点寒鸦点缀树杪的影子,霜雪里独傲的影子。当我拍下布满杨荑的树冠时,我想,要不了几天,一个个花蕾便会在春风里绽放,在明媚的春光里晕染成一个传奇。在百花争妍的春天,杨花不以娇艳婀娜取胜,却也先声夺人:黑紫是它的主色调,初开如蚕蛹,继而抻长着,一朵朵柔柔地吊在树上。等它铺满一地时,嫩嫩的树芽乘兴而来,夏天的步子近了。
  不记得哪年哪月哪天起,这棵树是一个独立的存在了,它是一个标志,我不在时,它是鸟的天下,鸟在枝头话很多,好像说不尽各自的见闻,或议论谁是谁非;我走来,想拍下它的影子,把它高头讲章的模样摄入取景框里,它们却“噌”地飞掉了——吾乡有“精得和雀儿似的”俗语,是以鸟喻人。我们回归“精”的本意,鸟对我们本能地提防,是不是对我们贪婪的一种谴责,我们还会脸红吗?
  很长时间里,这棵树陪伴了我的孤独,冬天,我一个人踽踽独行,在前方,它是一种昭示;在身后,它是一个送行的亲人。分明,我感得到它的目光在我瘦瘦的背上温和地抚过。
  才几天的事情啊,世间再无它的存在。它在地头站立了多少年,默默地迎着风霜雪雨,伴着春种秋收。曾经,它与一畦麦子为伍,与几株玉米擦肩。在它消失的地方,一个个钢构棚,罩在一片密密麻麻的核桃树,或是叫不上名字的树上。这是某种欲望水涨船高的宣示,亦是讨价还价的筹码。由抢种树苗,到打蔬菜大棚,到建钢结构,已然成为一种“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博弈。
  回到十四五年前,我的家在小城的另一隅。我来这里必要经过一次远足,说是一次“西征”似乎也不为过。我的远足,有点独辟幽径的意味,私心里是眼热这片树,一条不很宽的生产路,两行白杨树做迎接我的仪仗,捧一颗心给我。你若在初夏的黄昏里经过,偶一仰头,兴许还有一阵细雨落到脸上,温润亲切一如母亲的手,明明是日落黄昏却下着雨,我一直想请教“树雨”的来历而不得。
  “树成行,田成方,路成网”。林网是一道生态墙,可是,它的墙脚被某种欲望淘虚了。种地的对它的抱怨,超过了对它的施与的感激。有时是刀砍斧劈锯拉,有时施之于火刑,这片树的萧索、消失就成为一种宿命。
  我曾在一个秋日的傍晚,目睹了一棵树的燃烧。它的根部宛若生起一个火炉,没有灶门,火却红红的,像红炉里烧红的铁。被燃烧的仿佛已不是这棵树,而是我的心。我的心在烤炙中滴下血来,落在地上,洇出一片腥红。这样的火,我在哪里见过,哦,对了,是一个叫做路家山的小山上,一座座坟头似的木炭炉窑,司炉工守着,望着炉顶一缕袅袅的烟发呆。我不知道那种燃烧是物理还是化学反应,那些木头最终变成了饭店火锅的燃料。
  树在燃烧,我的心被木刀锯着。我试图扑灭那团火,要是附近能找到水就好了,可是当机井抽水代替了手摇辘轳汲水的时候,这种想法不堪一击。我抬脚去踢灭它,鼻孔里立马涌入一股皮质的焦煳味。我拿起一块砖试图去敲灭它,溅出的火星落在我的手背上,给我吱吱啦啦的疼痛。太天真了,我。我废然而止。
  这种烧灼让我很受伤,就像患有腰腿疼病的人对阴天下雨天气的反应,已然是某种条件反射。火曾经使人走出最初的荒蛮,走向文明,而这火很多年里却化为一道阴影,让我恐惧于“忍心”二字。
  当我搬到附近居住时,这条路上只有了一棵树。
  退回二十几年前,农田林网建设成为乡村的一种时尚。作为一个样板,这里曾是现场会的一个现场,或是点评会的一条路线,或者,它也一度成为某些官员升迁的资本。很多年里,还成为一个林业工作者——一个林业站长的骄傲。后来,在一片裁员声中,他作为冗员被乡里一刀裁掉了。他到处去找,他的身份注定了他找不赢。他无法撕掉临时工的标签,当这张标签被人撕下的时候,他已经不能贴上了。他有没有再一次来在树边,挥落眼角的湿润?
  这个林业工作者的去职,也许为这些树的结局埋下了伏笔。
  我的笔无法让无力者有力,让有力者前行,我也不肯替我的文字接受“小儿抚摸”的冠冕。说这些文字是“遣悲怀”的一种方式倒非过誉,她写在我的人生行旅之中。记得曾经有这样一棵树,驱散过我一些人生的寂寞,陪伴过我人生的一程,这就够了。它魂魄犹在,精神不死,在我心中撑起一片绿荫,永作一种呵护,精神的呵护。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