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马 蹄  

2017-02-04 10:29:51|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章杰

  相传古代,周将军在御敌战役中身负重创,他的战马在流矢如雨的追杀中,背着他狂奔数百里,终于回到家乡。周将军得救了,可战马遍身插满密箭,血流不止,最后气吁而亡,它临死时脚下的土地染成了一片暗红,而一粒种子也被印上浅浅的马蹄印。来年,那粒种子发芽了,原本雪白光滑的表面裹了一层暗红的皮,并印有浅浅的马蹄印,它就是今天的荸荠,家乡人为纪念殉难的战马,从此将荸荠叫做马蹄。
  在初阳微熏的清明,用软泥把马蹄裹住,置搁凉处,日子昏恹之中,是阳光半辣的五月,一颗颗的马蹄从马蹄印的上方长出绿的须芽,逐渐成小葱的一碧,中空外直,满眼油绿,这样被巧手插进稀泥田,一分庄稼半分肥,就茁壮成长了。
  金秋十月,农家马蹄初长成。一颗颗饱满嫩盈的马蹄,从泥土深处被抠出,一口咬下,汁水溅流而出,有囫囵吞枣的汉子,嚼动的嘴中浮着雪白的马蹄,马蹄的甜美全落在脸上了。
  会过日子的农人喜欢把马蹄贮在地头,吃一点,刨一点,有客驾到,就扛锹去挖,一锹下去,总有分个两半的,暗黑的泥土,雪白的创面,有看不见的汁水往外涌,心痛地指头抠出,脚下省了力,锹儿留了神。
  半篮拎进河,左晃右摆,洗尽泥淤始见心。手勤的妇人回来料理锅灶,在转来转去的闲隙间,手指哗哗地剥过几颗皮,几个来回就落了沉沉的一堆,末了,缸水一淘,花白似雪,手上抓只塞进嘴,案板哒哒快起来,鲜嫩的五花肉煮至八成熟,雪白的马蹄嗤地倒进锅,挑炒之间盛进盘,或生或熟,银碗盛欢地端着客人的爱。肉是酱紫,马蹄是白,清爽爽地浮着青红椒,香味绕上桌,有人开始咽口水了,几块肥肉下去腻得不行,自是夹起马蹄,那份素甜沾了一点荤,咬上一口咯吱吱,外暖中凉,甜味顺肠下,简直是一道别样的冰火九重天。
  心灵手巧的村妇,喜欢执着玉指扒马蹄,不伤肉,不破皮,小心地泡进水,推泥后,它们被晾在阳光下不管不问,像乡下叫“狗娃”类的穷家孩儿,任其自生自长。——这是一个瘦身的过程,不必城人娇贵的茶药诱引,只消冬阳四五日,它们便从一个个胖姑子瘦成俏妹子了。
  腊月的午后,一群小妇人端着篾盆晒在墙脚下,手上针线女红,脚下的篾盆里躺着马蹄三五。闲隙唠嗑的当儿,手上剥着马蹄,一点点地,褪去岁月的暗红,尽呈实诚的柔软心,总是一点点,娇口地尝,仿佛要把岁月里的甜蜜永留心口。
  田里还有些许,那是农人来年的希望,那些马蹄静静地贮在地下,就像当年那匹忠烈的战马,安静地躺在家乡的怀抱,它们如一个个朴素的农人,不功不利,不徐不疾,成昏阳中的一抹炊烟,一直缭绕在心头,是来年五月再相见吧。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