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村口桃花  

2017-02-17 17:03:39|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来森



  桃花,何处不能开?

  可生长、开放的位置不同,给人的美感,就确然不一样。

  那年春天,去泰山,我曾经看到过两株开放在悬崖峭壁上的桃花。陡崖壁立,草木稀疏,沟涧幽深望不到底。谷风瑟瑟,从峭壁间拂过。两株桃树,就赫然从崖壁上伸出,那么孤峭,那么傲然,有一份特立独行的挺拔风采。桃花正盛,灼灼,莹莹,火辣辣地刺人眼目;霍霍,似燃烧的两团火。

  我,扶栏而望。许多人像我一样,扶栏而望。

  望着,望着,就感觉那“一团火”仿佛在游弋,游弋成一片飘逸的云——一片动感的火烧云。壁立的陡崖,成为它游弋的背景、画面;幽深的沟涧,将其映衬出一份扶摇而上的动感魅力。

  于我,却是最喜欢开在村口的桃花。

  我觉得,开在村口的桃花,特别静,特别美。是一种春日迟迟的静,是一种安安逸逸的美。静出一份寂寞,美出一份幽微。

  进村出村的人,都能看到那桃花,是一种迎接,也是一种欢送;看到桃花的人,满心里都是欢喜。凝凝目,再凝凝目;回回首,再回回首,生一份心花怒放的灿烂,存一份依依不舍的恋情。

  村口桃树,不必多,三两株就够了。多了,花太繁,弥目灼灼,弥目红艳,有些“糜烂”。

  三两株,在春风里。

  能听到花在枝头低语,能看到掠过花蕊的风。头上,蓝蓝天;村口,艳艳红;艳艳红点缀着蓝蓝天。天底下,最明媚的光景。最好,桃花边有一圈篱笆,篱笆上还留着枯黄的藤蔓;最好,篱笆边有一条潺湲的小溪,小溪婉约出几多柔情。春冰乍融,春水极浅,浅浅地露出水底的砾石;砾石明净,似沉淀的一个个静好的日子。几尾游鱼,自由自在地在溪水中游着;水底泛上的水泡,就是春天的一串串歌的音符。蓦然间,飞来几只麻雀,麻雀在桃树上嬉戏,踩碎几朵桃花,于是,花片凋落,花片凋落,落在水面,随水飘零;于是,游鱼唼喋,衔住一片片桃花,衔起一片片桃花。

  水面上,便有了“点点红”;点点红,是桃花红。桃花流水,觉得那么有诗意——一首被桃花染红的诗——写在薛涛的桃花笺上。

  村口,几位乡人站在那儿看风景——看桃花。指指点点,指指点点,指点的是桃花。

  也许,小时候,他们就是这样看风景的,就是这样看村口桃花的;也许,若干年后,他们也会说:“春事烂漫到难收难管,亦依然简静,如同我的小时候。”

  村口的桃花,会绽放成一种“记忆”——对童年的记忆,对故乡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