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难忘乡下过大年  

2017-02-01 09:44:05|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明宇
  小时候是极向往过年的,一进腊月门就扳着手指开始了倒计时。年就像一袭红装俊得撩人心怀的小媳妇,扭着小巧的碎步姗姗而来。
  糖瓜祭灶,年要来到。真正有了年味还得从腊月二十三这天开始。“腊月二十三,灶王爷上天。”太阳一落山,娘就在灶王爷的神龛前摆好了供品,让灶王爷吃饱喝足了,再回天庭复命,也就是向玉皇大帝述职,汇报我们一家的功过是非。所以,供品中糖瓜是必不可少的,给灶王爷抹个甜嘴头,让他老人家汇报时尽拣好的说。母亲在灶王爷神龛前还不住地唠叨:“您老吃饱喝足上天走吧,有照顾不周的地方多包涵着。”
  祭完灶就该赶年集,割肉沽酒、买年货了。年集是一年中最繁华的集日,说摩肩接踵一点儿也不夸张。偌大的一条街被挤得水泄不通,踩丢了鞋子是常有的事。有钱的人家过年红红火火,没钱的人家劳作一年了,也买些必备的年货犒劳自己。穷也过年,富也过年。
  一晃到了腊月二十八。二十八在我们家乡算是正式拉启了过年的大幕。
  二十八,贴纸码。纸码就是神像,一种几千年不变的木版画儿。据说这种木版画还是民间美术的活化石,一直保存着原貌,那简约的笔法土得掉渣。除了纸码,还要把供奉祖先的牌位拿出来,长辈人总要指着牌位上的名字向我们介绍列祖列宗,那是闯关东的太爷,还有当过师爷的三爷爷、六爷爷,讲得慷慨激昂。长辈们一边讲,一边按着我的头焚香叩首。
  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贴春联。村里识字的人极少,所以天不亮就有人拿了红纸找我父亲代写。父亲写得最多的就是“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有一个光棍自编了一副对联让我父亲写,上联是:一年一年又一年,下联是:年年娶妻没有咱。我父亲笑得前仰后合。再穷的人家也要贴上喜庆的春联,赶上下雪天,门楣上的春联红得像火,被满天飞舞的大雪衬托着,别有一番情趣。
  年三十,放鞭炮吃饺子,年味浓了起来。走出家门的游子也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晚上一家人团聚在一起,欢声笑语满天飞,度过一个难忘的除夕夜。村里人还要互相走动,平日里因为家长里短有个磕磕碰碰的事情,这一天相互问候一声,三杯酒下肚就化干戈为玉帛了。对于乡亲乡邻的恩恩怨怨,村里人常说,牌越玩人情越薄,酒越喝人情越厚,酒是和事佬。家乡人喝酒很是慷慨,在酒面前都成了豪杰。家中两瓶酒见了底,就站起身说方便方便,其实踅了一圈儿去了小卖部。老少爷们儿,图的就是个热火劲儿。
  过了子夜十二点就有了鞭炮声,先是一两户人家,很快就此起彼伏遥相呼应,噼噼啪啪汇成一片,一直绵延到天亮。
  天亮就是大年初一了,终于迎来了过年的高潮。早早起来穿上过年的新衣服,先拜祖宗牌位,然后按血缘远近依次给长辈们磕头。磕头先打拱,接着脸上堆满微笑,一边祝福,一边双膝下跪。这时的长辈们常常是一脸的灿烂,拿出香烟、炒花生和糖果向我们口袋里塞,很快就把口袋装饱了,盆满钵溢,战果辉煌。
  大年初一是有很多忌讳的,仿佛这一天是365个日子的预兆。天不亮不许如厕,不让说不吉利的话。除夕夜里吃了很多零食要闹肚子,实在挺不住就会闹出笑话来。说话禁忌更多。包饺子结束了不能说“包完了”,要说“包满了”;“不想吃了”要说“吃饱了”。凡此种种,童言无忌,常常遭到大人的训斥。
  忌讳归忌讳,年还是充满了无限欢乐的。这是最奢侈的一天,不但拣着美味佳肴尽情吃,还可以到街头海阔天空地聊得云山雾罩,或者躺在暖暖的土炕上睡一觉,就像美滋滋地做了一回神仙。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