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凭 栏  

2016-11-17 14:08:00|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来森



  凭栏而望,很诗意的一种瞭望方式。

  阁楼的栏杆,亭榭的栏杆,湖堤的栏杆,河岸的栏杆……人站在栏杆边,双手扶住栏杆,或者只是倚住栏杆,瞭望远处,怎么样都觉得美好。

  我凭栏,不是阁楼栏杆,是河岸栏杆,是丹河的河岸栏杆。

  丹河里,有荷花,开在水中央。白色的,红色的;白色的是白衣仙子,红色的是红衣新娘;仙子缥缈,新娘袅娜,一样的有一种绰约之美。岸边,有香蒲,有芦苇;香蒲青青,芦苇也青青;初夏里,香蒲会蹿出一支支暗红的穗子,像点燃起一支支火把,一天天燃烧着,直到把夏天烧成一团粘稠的火热;立秋后,芦苇会蹿出一支支芦花,白色的,秋愈深,色愈白,直到把秋水白亮出阵阵寒意——“芦花瑟瑟秋水寒”。

  我凭栏,多在盛夏,盛夏是我的假日,我有的是时间。我在时间里,让心情绽放。

  栏杆,有两色:白的石栏杆,黄的木栏杆。石栏杆,是大理石的,白色的底子,流淌着青碧的纹理,我觉得时间的流水正在里面流淌;木栏杆,应该是松木的,尽管被染成了奶黄色,可你双手扶住,仍然能闻到松木的脂香味。凝神而闻,脂香里闻得到涛声,是松涛声,一阵阵的,贴着水面掠过。

  我凭栏眺望,看河水,看荷花,看香蒲,看芦苇,还看各种各样的零碎的草花。

  看着这些,我的耳际就总会情不自禁地飘过一首词,一首李煜的词《忆王孙》,也有人说是宋人李重元的;谁的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首词所描绘的意境,太美,太美:

  风蒲猎猎小池塘,过雨荷花满院香。沈李浮瓜冰雪凉,竹方床,针线慵拈午梦长。

  丹河里,也有水,有荷,有蒲苇,有拂过河水的夏日熏风;还有躺椅、石桌、石凳。也确然有人躺在躺椅上,或者石桌上,午眠。日陋长长,午梦长长,他们睡得很沉酣。

  很沉酣,很沉酣,沉酣进李煜诗词的风流里。

  我凭栏眺望的时候,大多在早晨。早晨,静。环境是静的,空气是净的,水面的一切,也都是静的,净的。静了好,净了好,心地安然,无垢无尘。

  这样的静,容易让人凝神,让人沉浸。人一凝神,一沉浸,眼中的光景,便就安安静静了,清清楚楚了,明明白白了,清清丽丽了。

  眼中的荷叶,就格外绿,蒲苇也格外绿。绿绿的荷叶上,水珠滚动,水珠明亮,亮得晶莹。水珠吧嗒一声,掉进水里,一尾鱼儿,红色的鲤鱼,恰好张口,就把水珠接住了;鲤鱼接住这颗水珠,要去跳龙门呢。

  红的荷花,白的荷花;风一起,荷花摇摇曳曳——“一一风荷举”。

  初冬时节,我有时也会来凭栏眺望。荷花谢了,荷叶枯了。忽然的一场小雪,枯荷上,粒粒的白,丝丝的白,片片的白……白得让人神伤。

  不过,却也干净。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