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造假也要想象力  

2016-06-18 16:45:43|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魏 新
  自古以来,凡有利可图,便有假要造。
  宋朝时,小商贩就知道“鸡塞沙,鹅、羊吹气,鱼肉注水”。
  明清造假更甚,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多有记载。这位才子买过用泥做的假墨,用泥做的假蜡烛,甚至还买过用泥做的假鸭子。假墨表面染黑,假蜡烛外涂羊脂,假鸭子最绝,整套鸭架,肉吃尽,里面填泥,外边糊纸,染成烤鸭颜色,再涂上油,灯下难分真假。这等创意,也只有前几年横空出世的假鸡蛋才能相提并论。
  纪晓岚家的仆人赵平更糗,买过一双两千块钱的皮靴,在当时绝对高大上。有天下雨,赵平穿皮靴出门,回来时竟光着脚。原来靴帮是用油纸所做,揉出皮纹,靴底则用破棉花黏糊,遇水,duang一下,就没了。
  赵平这双假皮靴所用油纸产自高丽,如靴子也是那里所造,便不难理解韩国今天为何能把假鼻子假脸做得如此逼真。
  关于皮货真假,我至今也不知如何识别。记得初二那年,流行皮夹克,我非让我妈给我买件。在县城的东方红大街上,我们进了一家服装店,一眼就看上了一件,特别亮,在一排皮夹克中闪闪发光。那件皮夹克花了五十元,是我当时穿过的最贵的衣服,到学校,有一种闪亮登场的自豪感。没过几天,一堂几何课上,坐我身后的一名女生手痒,用一块透明胶布粘在了我的后背上,轻轻一揭,皮夹克就被揭掉一层薄皮。我极其生气,考虑到她是我们班最厉害的女生,我决定以理服人,算出一个数来,根据粘掉这块皮的面积,对比整件皮夹克的面积,让她赔钱。谁知她不光不认账,还恶狠狠地说:“下课等着瞧!”我了解她的脾气,在下课铃响那一瞬间,我噌一下蹿出教室,直奔男厕所,她跑得简直比我还快,手提一把扫帚,在众同学的欢呼中,奋力猛追,直到我躲进男厕所,这事才算罢休。
  我再也没有穿过皮夹克,一直到今天。
  即便如此,我也常上假货的当。比如有一年,单位要参加朗诵比赛,要求统一服装。领导让我去买几件白衬衣,我之前从未穿过白衬衣,大概是因为要朗诵的那首破诗是我写的,所以领导才在买白衬衣的事上对我如此器重。为不辜负这种器重,我在一个服装市场转了半晌,发现不是太贵,就是太难看。好容易遇到一家,店主非常热情地告诉我,他们的白衬衣是“老人头”的。我听说过“老人头”这个品牌,心想不管真假,总算有个牌子,便宜又不失身份,就买了几件。
  毫无疑问,我买的是假货。这不算什么,当我把衬衣发给大家时,有人惊诧地问:“这是什么牌子啊?”我说:“‘老人头’啊!”他们狂笑,然后把衬衣口袋旁边的标志给我看,我乍一看,也没发现什么问题,再仔细看,“老人头”竟是孔圣人的头像。别说,和达芬奇还挺像。
  事实上,假货一直伴随我的成长。在我的故乡,曾经,一个村庄可以造全国各地的酒,一户人家可以卷各种牌子的烟。看一个人说话不太正常,会脱口问道:“你是喝到假酒了吗?”假烟抽得更是稀松平常,还自觉地分成了两种,一是“假得不太厉害的”,正常抽,假得太厉害,抽一口咳两口,只好掐了扔掉。今年春节回去,看到县城往南四十公里的国道旁,到处都是这样醒目的标语:“违法卷烟金额超过五万元判刑”,与此对应的标语是:“违法卷烟数量超过五箱判刑”,参照这个,我暗暗算了一下,一盒假烟卖四块钱,利润空间还是相当大的。
  穷山恶水,利润微薄,也有人造假。有个朋友曾在河南某车站买杂志,最常见的《读者》,封面上印着最新的月份,上车后翻开,发现每一篇文章都似曾相识,再仔细分辨,才看出端倪——原来,这是本旧杂志,不过换了张新封面而已。
  造假也需超常的想象力,小假凭巧,大假靠胆。看新闻报道,这几年,很多地方甚至出现了假银行,门头看起来和正式银行一样,银监会称自己管不了。仅在南京,一家“农民合作社”,公然骗了两个亿。
  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一种假货,被划分到了“山寨”的队伍里。比如洗衣粉,有“周住”牌、“汰洁”牌也就算了,竟还有“日猫”牌。方便面有“康帅傅”,饮料有“雪露”,快餐店有“KFG”,中文名字为“啃他鸡”,让人看后,产生的冲动如一种山寨牙膏的名字——“你妹”!
  事实上,“山寨”等于在众人默认下公然造假,比纯假货还要可怕。
  爱看金庸的人,大多看过署名为全庸和金童的武侠小说,眼神好些,或许不会上当。主要是,对金庸有所了解,就晓得他一共写了十四部武侠小说,书名首字组成各七字的上下联,一对方知,但是,也有更巧妙的造假。多年前,我有次在书摊发现一本书,署名为“金庸新著”,心头一颤,以为大师重出江湖,双手捧过来端详,原来是“金庸新”著。至于“金庸新”是何许人,恐怕只有他才会知晓。
  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我们依然逃不过假的包围,甚至被更多的假笼罩在穹顶之下。朋友圈里卖的假货有多少,实难统计。那些被刷屏的文章,作者也多是假王朔,假易中天,假白岩松,假柴静,更可怕的是,仿佛没人在乎真假,该买就买,该转就转,不该赞也赞。或许,活在这么一个虚假的世界里,认真已然成为一种奢侈的品德。人们纷纷用假去讨好别人,谁愿意用真来伤害自己呢?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