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活乐园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总也忘不了  

2016-04-16 16:06:21|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张期鹏
  我的抗战记忆最早来源于我的爷爷奶奶。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给我讲过,当年,一听到日本鬼子要来“扫荡”的消息,满村的人就吓得慌不择路地往深山里逃,男的车推肩挑,女的背着包裹、牵着孩子,名曰“逃反”。奶奶说,“逃反”前大闺女、小媳妇都得用锅灰把脸抹得乌黑,以防被日本鬼子抓住糟蹋,一路看去,那些女人们都人不人、鬼不鬼的,像是一个个荒野孤魂。每当说到这里,奶奶总是长长的一句“那些遭天杀的啊”,仿佛没有这一声长长的叹息,悲愤就会憋在心头,让她喘不过气来。今天,奶奶虽已离世多年,但那句既压抑、悲哀又凄厉、愤激的话语,似乎还在我的耳边震荡。
  在莱芜战役纪念馆中的“鲁中抗日战争纪念厅”中,和那些展出的资料、图片、实物相比,爷爷奶奶所遭受的苦难几乎不值一提。那被日本鬼子砍下臂膀的普通农人,也许一个字都不认识,更不知道“日本人”是哪个地方的什么群类,面对眼前这些长着人样的恶魔一脸痛苦和茫然;那被敌人挑在刺刀尖上的从孕妇腹中挖出的婴儿,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就和母亲一起惨遭屠戮;还有那遭受残暴血洗的村庄,那火光中的断壁残垣,那满怀悲愤的山川河流,似乎都在向我们叙说、控诉,声音尖利、凄惨,震动得我的耳膜生生作痛。许多图片不敢细看,因为太过残忍和血腥,我们的神经承受不住。这些“兽军”的兽性与兽行,与童年时爷爷奶奶给我讲述的故事叠加映现,不禁让我泪流满面。
  我出生的时候,我的曾祖父母早已去世。他们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一辈子也没有离开过莱芜。他们也没有什么珍贵的遗物留下来,成为我们的“传家宝”。就连他们费尽艰辛亲手盖起来的几间草房,都在那个年月被日本人的炮火摧残得千疮百孔。但在小时候,我曾经见过曾祖父的一张很小很小的黑白照片。那是一张头像,曾祖父花白的头发剪得短短的,有些粗糙;他的目光木讷、呆滞,毫无神采,似乎可以看出他内心深处的恐惧与无奈。奶奶告诉我,这是日本人拍的。有一年秋天,一伙日本人忽然来到村里,他们身穿便衣,由伪军和汉奸护送着,看上去并不那么凶恶。他们一来,那些汉奸就与村里帮日本人做事的“干部”挨家挨户地动员老人出来,日本人给他们理发,“叽哩哇啦”地与他们聊天,还给他们每个人都照了一张照片。奶奶说,这是你老爷爷第一次照相,照片送来后,你老爷爷吓得脸色煞白,直说“魂让他们挖走了”,心惊胆战了很长时间……
  在纪念厅里,我也看到了几幅日本鬼子背中国老人、给中国孩子糖果、帮中国农民劳动的图片,看着他们那“人样”的嘴脸,我不禁想起了我的曾祖父,想起了那张照片,从武力侵略到文化侵略、精神侵略,侵略者的用心可谓至极矣,但他们永远也不会蒙蔽一个真正中国人的双眼。
  回到家中,我忽地由曾祖父的照片触动联想,想看看家里还有没有别的和日本有关的东西,找来找去,竟然一样也没有,包括一件小小的电器。想想我的祖父母、父母和在外求学的孩子,似乎也极少用过日产的东西,虽然当年日本的影视剧曾经在中国风靡一时,日本产品的广告铺天盖地,“日货”尤其是汽车、电器满大街都是。要是算上曾祖那一代,我们一家五代、一百多年,除了日本人为曾祖父拍摄的那张照片之外,可说是与“日货”无缘了。这可真是一个奇怪的现象,因为我和家人从来没有刻意去抵制过“日货”,甚至从来没有产生过这样一个念头。出现这种情况,大概只能用本能的反应来解释吧。
  前几天,我与知侠先生的夫人刘真骅先生闲聚时,年近八十的真骅先生谈到了知侠先生的一件往事:1982年初,知侠先生接到被派随中国文联代表团访问日本的通知后,非常矛盾。因为他的《铁道游击队》是一本“打鬼子”的书,他的内心里充满了对侵略者的仇恨。但他又是一个极讲政治和原则的人,于是只好随团前往。真骅先生说,知侠回来后,看他在日本拍的照片,几乎所有的都眉头紧锁,没有一张是面带笑容的。只有一次,一个叫井上隆一的教授捧上了他所翻译的日文版《铁道游击队》,知侠了解到他是忠实地向日本人民介绍了这本抗日名著之后,情绪才稍稍和缓,因为他从中看到了那些友好的日本人民对战争的忏悔和对和平的渴望。
  知侠回国后,很多报刊都约请他写点访问记之类的东西,他一概没有答应。私下里,他心情十分复杂地对刘真骅说:“在日本访问的所有活动中,我总也忘不了亲身经历的那场战争,日本侵略者给我们国家和民族造成的灾难仍然历历如在昨天,虽然那不是日本人民的意愿而是日本侵略者犯下的罪行,但是想到牺牲的战友,被奸淫烧杀的无辜人民,什么时候我都会恨从中来,怎么能有心情去歌颂呢?!”
  历史是不能忘记的,也不应忘记,因为总有人想要掩饰和篡改真相,总有人想要重蹈历史的覆辙。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