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花担”风雅  

2017-04-07 09:22:00|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路来森
  “卖花”雅事,宋人诗文中,多有记载。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七》:“是月季春,万花烂漫,牡丹、芍药、棣棠、木香,种种上市。卖花者以马头竹篮铺排,歌叫之声,清奇可听。晴簾静院,晓幙高楼,宿酒未醒,好梦初觉,闻之莫不新愁易感,幽恨悬生,最一时之佳况。”
  马头竹篮,是盛装鲜花的工具;卖花人将时令鲜花摆放在“马头提篮”中,然后沿街叫卖。最有意思的是其叫卖声,居然是“歌叫之声,清奇可听”。有音乐之美,而不是简单的吆喝。何谓“歌叫”?又“清奇”在何处?据燕南芝庵《唱论》阐述:“歌叫”是应该符合各种各样的音律的,音律不同,其表现的感情亦不同;例如,有的清新绵邈,有的感叹伤悲,有的飘逸清幽,有的呜咽悠扬,有的则典雅沉厚……表达情感如此丰富,这也就难怪,听到叫卖声的人,虽居内室,却依然禁不住“新愁易感,幽恨悬生”了。
  由此可见,彼时“卖花”,已不仅仅是一种商业行为;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已然具有某种艺术情味了。
  词人蒋捷,有词《昭君怨·卖花人》,专写卖花人情状。词曰:
  担子挑春虽小,白白红红都好。卖过巷东家,巷西家。簾外一声声叫,簾里丫鬟入报。问道:“买梅花,买杏花?”
  想那宋人,真真是风雅;卖花人一路走来,一路花开,一路花香。仿佛整个宋朝,都花香弥漫,氤氲不散。而“挑春”二字,最是耐人寻味:担子上,挑着的是花,更是整个春天;春天,就在卖花人的花担上,绽放了。
  此情此景,连那新婚不久的李清照,竟也情不自禁了:“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怕郎猜到,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减字木兰花》)
  才女李清照,鬓角上插下的那一枝鲜花,从此,就明艳芬芳开来,并且一直明艳芬芳至今……
  然而,有宋一代,最是妇孺皆知的“卖花”记忆,还是陆游的那句“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何其幽微?又何其清新?一夜春雨,第二天的早晨,花香一脉,便在小巷里流淌开来。
  仿佛,至今,那“深巷卖花声”,还在弥散,还在弥散……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