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春联记趣  

2016-02-07 17:09:43|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王德亭
  过年贴对联,在我们这里的乡下一直沿袭下来。这是乡亲们过年必然的一道程序,也是过年的习俗。
  退回三四十年前,乡亲们中还有不识字的人。说谁不识字,这人不会拿乔,如果说这人“不识数”,就是另一码事儿了。那个时候,能写了春联的,也就是当教师的,也并不是每个当教师的都能拿得动毛笔。还有,村里总有几个能写春联的人,父亲说他们“识文解字”。
  有一年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使族里一个老叔长时间在人前抬不起头来。年三十这天,他求一个老师写春联,想得也挺全面,院门的,二门的,屋门的,猪圈的,室内的,都写好了。可是到了年初一早上,几个后生到他家拜年,看到炕上贴的对子,不禁大惊失色:“怎么把‘牛羊满圈’贴到炕上了?”老叔心想:坏了,字认得我,我不认得字。嘴巴却挺硬:“不对吧?我贴的是‘身体健康’,是不是跟‘牛羊满圈’粘住了?”他装模作样在地上寻找,可地上除了天亮前来拜年的人嗑下的花生皮,哪有半张红纸?后生们前脚出了院门,后脚就听得老叔的儿子放了悲声,还听得他发狠的声音:“叫你不好好读书,叫你不好好读书!你喝瞎了墨水!”后生们赶紧回去解劝,就见他儿子端着一盆水,拿把刷子刷炕墙上的对联。
  贴春联,一般要求人写,并不是现编现造,有些是在书本的,还有的拿来报纸上登的春联照葫芦画瓢,更为省心。但一般也要考虑这个家庭的情况。千篇一律的春联,出在文革后期,有些是用毛主席诗词成联的,还有的干脆写“跟毛主席走;和共产党亲”,横批是“祖国万岁”。“吃水不忘挖井人;翻身全靠共产党”,再后来,“勤劳门第春常在,吉庆人家庆有余”,“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挺有嚼头。家里若是有读书的子女,则好古,有直接从《水浒传》抄来的,“家有余粮鸡犬饱;户多书籍子孙贤”。另有一副,“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这字里行间的文化味儿就浓了。1982年,农村还没实行承包责任制,过年的春联还挺讲政治的,我找到那时抄写的几幅,显然有时代的烙印,“毛泽东思想光芒万丈;共产党领导锦绣前程”,“增产胜过摇钱树;节约胜过聚宝盆”,“红梅一朵报春岁;彩灯万盏照华年”,“千帆竞发长征路;四化甘霖万木春”。
  自编自写春联的也有,我有一个族兄,年轻时候一心想进大队班子,而且立下了规划建设新农村、腾出好地种庄稼的宏愿,惜乎终不得志。有一年过得日子稀松,他门上春联写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横批“缺一少十”。意思大家一看皆知,但对他这种自丧志气的做法不认同。何况,大年下的贴春联无非图个喜庆,这样败兴不吉利。
  要说有看头,还是三叔写的对联,印象很深的有这样几幅,“事理通达心气和平;品节详明德性坚定”,“虎行雪地梅花五;鹤立霜田竹叶三”,“富贵三春景,平安二字金”,与之相匹配的横批好像是“惠风和畅”“春和景明”一类。据说,这是三叔的“看家本领”,村里有几个不服输的写家,不得不认可他的老辣。大年下的,他写的对联招引来许多人驻足欣赏,他站在后头面带微笑地察言观色。
  按说,这是陈旧的东西。酒是陈的香,不意对联也是。父亲说:“你三叔是个喝过墨水的人,你不要轻看他。人不能光看一张皮,得肚里有货才成!”三叔想把自己的毛笔字传下去,事实上他也确实收了一个徒弟。不写春联的时候,乡亲们有了红白之事,需要他们当账房,写婚联,如“麟趾呈祥”“龙凤呈祥”“燕尔新婚”一类;手写喜帖丧帖,登记随礼丧仪,写乡亲们随礼的喜幛丧幛的抬头和落款,这里头还真有学问。这个账房,就相当于现在的“大会秘书处”一类。
  春联确实是随着形势的发展而出新的。党和国家提倡劳动致富、勤劳发家那几年,经商的人就会贴上“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的对子。该挺起胸脯做买卖了,终于有了在经济上“翻身”的机会。
  近年来过年,我还保持了欣赏春联的老习惯。我发现乡亲们的大门越盖越气派,门垛子上贴着栗红的瓷砖,红漆的大门赛过衙门,而贴的春联,却很少有人耐烦用毛笔写了,大部分是印刷品,有的还是闪光的金字,充满了富贵气。更让人不堪的是春联的内容,皆是“走红运”“发大财”“展宏图”一类,满纸的俗气,俗不可耐。春联贴在大门上,一是自己喜欢,二是要拿给人看的,既要有一种形式的美——红纸本身就是吉庆吉祥的化身,对联当然要讲究对仗;又要有一种内涵的美,传递文化,传递情趣,烘托气氛,让人读之有味。我在走街串巷欣赏春联的时候,还保持多年来抄写好春联的习惯,手里拿着一个自订的小本,把好的对联抄下来。可是走上半天,翻翻小本还是空的,心里不禁泛起一股惆怅,不是我太怀旧,实在是缺了一种什么,让我有了失落,却无法找到排解的门路。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