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东川迷藏  

2016-01-28 11:11:32|  分类: 山水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刘 君
  这里一出门就是山。往前是山,往后也是山,顺着山道随便拐个弯,身后的一切就倏忽不见。东川,一片位于昆明东北的城区,每天都不厌其烦地和人捉着迷藏。
  初次见面,你不可能不被街边竖立的一枚枚巨大铜钱吸引,一段消逝的往昔就这样被扯出了端倪。
  东川曾因产铜而名声大震,说滇铜支撑了清朝的半壁江山,一点也不夸张。《云南通志稿》里记载:清代,东川府一带山区,分布着大大小小的铜厂。大的铜厂有矿工数万人,最大的汤丹矿铜厂,矿工多达十余万。
  “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郝郎明月夜,歌曲动寒川。”李白在《秋浦歌》中描绘的这幅炉火熊熊、火星四溅、紫气腾升的画面,曾被看作是唐代冶铜业兴盛的写照。而汤丹冶铜的盛况,场面比之更加辉煌。
  当年的汤丹是按照县级规模建造的,整个汤丹就是一座城堡,城门里面设有大量的冶炼炉,据说白天的烟尘可以把太阳遮住,夜晚炉子的火能够让四周一片光明,人们基本上分不清白天和黑夜。
  从乾隆三年开始,从最初每年200万斤,到后来乾隆十五年从云南出去的铜已高达600多万斤,占了全国铜料需求的90%,支撑起了清朝几乎全部的经济命脉。然而再精彩的大戏也有谢幕的时候。咸丰六年,也就是1856年,云南内乱长达二十余年,滇铜北运全部中断,鸦片战争后,大量银元外流,白银与铜币的比值上升,铜币迅速贬值,流通受阻,铜币逐渐淡出中国的历史舞台,铜运从此消声匿迹,再也无人提及。
  东川也从此沉寂,绵延数百公里的矿区看上去一片荒凉,谁还会对这隐藏在莽莽群山间的红土地产生兴趣?只有财富才是我们关心的。我们充满饥渴,似乎永远都感觉不到对物质的满足和厌倦。
  又是百多年过去了,不得不说,时间才是真正的捉迷藏高手,仿佛只是随意拐了个弯,东川再次出现在世人面前,已是另番模样。
  人们像谈论最新的iphone和刚开张的泰国餐厅一样谈论着他们最近的东川之行,蓝天,白云,层层叠叠的梯田,火红的土壤……色彩感十足的组合,荡涤心灵之说,在赞赏富强和规模的审美疲劳之后,这竟成了另一种消费上的时髦。
  甚至,曾给东川人带来无数伤痛记忆的泥石流,经过几十年的治理,也成了最酷的越野赛道。
  “谁的车技高,东川见分晓。”表面平静的泥石流赛道暗藏玄机,河沟、湿地、涝塘、流沙、怪石、潜流,未知与挑战让车手们玩的就是“心跳”。
  还有名声大噪的红土地,这酸性强,土质黏重,有机质少的低产土壤,如今在太多风景照片上,却似上帝的挥毫,如梦如幻。不同的季节会看到不同的颜色,浅绿的苦荞,白色的碗豆花、褐黄的冬草,在连绵起伏的山丘上构成了一片又一片、一层又一层色彩斑斓的色带、色块,一直铺向天际。
  而我来时,只看到农作物收割后土地处于空闲期,裸露着土地特有的红色。深褐、金黄、土红,一块接着一块。
  地里还有农人在忙碌着,远远的,看不清表情,只能看见路边卖烤洋芋的小贩们朴实的脸,憨厚的笑,纯净的眼神。
  一个外来者,多么容易一厢情愿地简化现实,就像一位上世纪70年代初来到中国的西方游客,他肯定是厌倦了物质世界,消费主义对个人的压抑,对中国人的贫困心生浪漫幻想——这是一个多么自足,平静,缓慢的国家,却看不到下面的焦躁,压抑和渴望。
  偏见是另一种基因,走到哪里都会带着,有些经验早已潜移默化地作用于我,也会不由自主地这样看待陌生的地方。
  初来乍到时,很奇怪当地人不是大说特说红土地,而是说这里的治安如何好。原来,撤市设区并入昆明市以来,一些遗留问题突显,大量原东川矿务局离退休人员需要安置,大量居住在采空区、塌陷区和地质灾害隐患区的家庭需要搬迁,各种刑事案件高发,但今天,他们说这里是最安全的城区。
  倘若耐下心来,还会体验到另外一些景象。在东川平静和谐的外表下,是深刻的,剧烈的变化。
  红土地引来络绎不绝的游客,带动了附近的洋芋销售。村民的房子也从土基茅草房变成了砖混结构的多层房。最出名的是当地一家做酱的企业,绝大部分酱都销售用于吃烤洋芋的伴侣,每年可销售数十吨。以此反推,每年售出的洋芋可想而知。
  如今,东川当地人走亲访友也以送上一袋当地产的洋芋为贵。当山脚下的城里人要采购,必须早早打电话提前和山上的村民预订,要不上山根本就买不到。
  这不由得让我想起当年运铜道上车水马龙的繁华,连绵的乌蒙山里,活跃着几十上百支运铜的马帮,因为运量巨大,不得不征用耕牛来运铜,以至于严重影响了当地的春耕,万亩水田里居然找不到一头耕牛。
  金沙江畔,汤汤河水间,依稀传来马帮队伍中公鋩母鋩槟梆槟梆的撞击声,当年,疏浚河道难比登天,而今,天堑横贯,一座连通四川云南的金东大桥正在建设中,像童话故事一样可望而不可即的事,终于要变成现实了。
  我在岸边捡了些石头,红色的,青色的,上面有花纹的,当地的朋友评价说,这些石头品相不佳,又太沉,但我固执地要把它们带回去。只要看到它们,那些和东川有关的浮光掠影却美妙非凡的画面就会随之而来。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