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活乐园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老人和鸟  

2015-07-18 10:28:07|  分类: 文学天地*小说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卫

  老人很老,老得就像他手中的鸟笼,每个零部件都摇摇欲坠。但老人依旧遛鸟,只要不泼雪淋雨,老人每天早上都像闹钟一样准时来到广场的那片树丛。然后打开鸟笼上的旧布搭头,那只很瘦的鸟于是转动着车轱辘似的眼睛,四处张望。
  鸟是只画眉,很土的那种,而且从来不叫。因此那些遛鸟人从来没有正眼看过。老人因此很落寞,别人不理他,他也从不理人。
  遛鸟也很讲究身份——依次是退休领导干部,一般退休干部,国营企业退休职工,集休企业退休职工,城市纯居民,最末者是从农村到城里的老人,泥腿子们。其实这类人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农村人从小就和鸟一起生,一起死,站久了淋鸟粪,谁对鸟感兴趣?就是有了这位老人,遛鸟人中才多出来了这一类。要不是重阳节这天,这个遛鸟场进行比赛,老人不会被大家注意。
  那天,老人来到遛鸟场,突然发现,场中央拉了条大横幅——重阳鸟赛。老人也凑上去看热闹。主持人宣读规则,电视台的摄像机不停地转动。
  “只要是鸟,都能参赛。不分户口,不分年龄,不分职务。只比赛一项,比鸟唱。由市鸟协专家组成评委。一等奖——”
  老人没有听清后面是啥内容,就匆匆忙忙找人,他要参加比赛,好玩呗。有人给他指示:到那个瘦高个那儿报名,他是鸟协秘书长。
  瘦高个老人认识,只是从来没打过招呼。天天在那儿遛鸟,有不碰头的?人家一看就是官场上退下来的,人家不主动打招呼,你去自讨没趣?
  瘦高个很客气地点头,然后皱了眉:“这个这个,我们研究一下。”
  侧面有个小青年道:“秘书长,今天不论身份,就让他参加吧。”
  秘书长看看老人,再看看老人那只瘦小的脏兮兮的画眉,然后点了头——反正也拿不了奖嘛。
  比赛很简单,每鸟唱一曲,实际上是一两分钟的叫唤。
  那些云雀、百灵、黄莺什么的,都使出浑身解术,争得头破血流。眼看第一名就要被一只黄莺夺取,他的主人是前任市长,很少到遛鸟场来。据说,前市长这只黄莺不简单,是他当市长时访问英格兰,伯明翰市长送的。伯明翰在哪个方向?老人不知道。
  轮到他已是最后了。好多人早认为桂冠已定。这是只啥子鸟哟,没点出奇的地方。要毛没毛,要相没相,周身麻点点,难看死了。但它一开喉,哇,大家惊呆了,从未听过这样的鸟唱。
  那唱先是春天的冰解冻,接着是春芽顶开冻土的声音;是夏天成熟的禾苗挂果的声音;是秋天采撷的欢乐声;是冬天寒风下树叶的簌簌声。这哪里是鸟唱,分明是个伟大的音乐家演奏着四季轮回。
  如痴如醉的人们完全沉浸在这只鸟唱中。到了三分半钟,鸟唱停了,居然没有掌声。老人也不惊讶,他也不需要掌声,悄悄地收拾好,准备离去。掌声才响起来,暴雷似的,瀑布似的,惊天动地的掌声。老人怕了,这些人干啥?
  最难的是评委们。这第一名若给了这个连姓名都不知的老头儿,那老市长咋办?
  这时老市长来了:“这奖一定要给老人,只有他才配!”在场的人都为老市长的风度感动。
  一等奖居然有五万元奖金,是一家企业赞助的。老人高高兴兴地领奖,想这下好了,不给城里的儿子添麻烦。儿子在一家私营企业打工,早上七点出门,晚上十点回家,从来没有星期天。儿媳下岗后在做钟点工,孙子在读幼儿园。
  这么多钱啊。老人这辈子,身上最多的时候就是一二十元钱,紧巴巴的。回到家,儿子、儿媳比过年还高兴。一家人正打算着如何安排这钱,居委会主任来了。居委会主任不是官,但比官还管事。前段时间儿子、儿媳都下了岗,想找他弄份低保,结果连门都没让进。
  “你?”
  居委会主任看着这家人的狐疑,赶紧道:“大爷,听说你得了几十万奖金,我们居委会准备搞个健身房,你能不能捐个几万元?”
  我的妈?几万元变成了几十万!说了实情,但架不住软磨硬泡,捐了五千元。
  事情还没完,不几天,老家村里来人,是村长亲自带来的。他说:“大叔,听说你这回中了几百万的奖,村里的路虽然通了,但泥巴路,坑坑洼洼,一下雨根本无法走。你老能不能捐个十大万,我们把路铺上碎石和砂,您老回来也方便!”
  这下更让老头心里不安了,这几万变成了几百万,要有这几百万,不捐点钱来修路,背脊骨不被村里人戳烂才怪。不得已,说明情况,把剩下的钱又捐两万元。村长高高兴兴地走了。可家里闹翻了天,儿媳妇不干了,要和儿子离婚。她说:钱她还没有用着一分,全给了外人!儿子愁眉苦脸,心里也埋怨老人:你不捐,别人还抢你的不成?
  老人看着家成了这个样子,想来待下去也难,第二天早上,等儿子上了班,孙子上了学,他留下剩余的钱,带上那只画眉,悄悄走了。他没有回到乡下老家,而是流落到另一个小城,每天靠着鸟唱,人们愿给多少给多少,勉强度日。
  老人的晚年,惟有这只鸟,和他相依为命。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