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池上,约不约  

2017-03-17 16:06:37|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刘 君
  这是连翘,不是迎春。
  在博山池上,我又一次被纠正。的确,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分不清它们谁是谁。
  虽然都在相近的时间开花,花黄色,先开花后长叶,但迎春与连翘却不是同一种植物。
  身边的“植物学家”告诉我,从植物分类上说,二者同科不同属。迎春是木犀科茉莉花属,连翘是木犀科连翘属。
  这种“纸上谈兵”对于植物脸盲症患者如我,等于没说。就像我妈,她从来都分不清电影里的外国人,说怎么都长一个样子,一边看,一边不停地问,这个人刚才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过来了。
  据说严重的脸盲症患者在洗手间的镜子前,要通过动动鼻子嘴巴等特别的动作,才能分清哪张脸是自己的。那严重的植物脸盲症呢?
  开花时,你可以看花啊。若你看到像高脚杯的,而且每朵有6枚花瓣,就是迎春;只有4枚花瓣,花瓣宽大一些的,则是连翘。
  没有开花呢?就使劲认一认枝条,迎春的老枝灰褐色,连翘的老枝棕褐色或淡黄褐色,还有,迎春的小枝四棱状,细长,呈拱形生长,绿色。而连翘枝条为圆形,棕褐色或淡黄褐色;小枝浅褐色,茎内中空。
  天哪,太难了,依然抓狂得一头雾水。
  不独我如此,钢筋水泥的丛林里待久了,同道者众。一位同事曾对着一棵老核桃树,满脸的混沌未知,被人揶揄,没吃过核桃啊,连核桃树都不认识。他翻了个白眼,没长出核桃谁认识啊。
  另一位孜孜于植物学,号称“伪植物学家”的朋友说,那些花啊草啊长在家附近的植物园时全认识,一离开那个植物园就不认识了。
  大概还是不够熟悉,不够了解,从没到了那种你化成灰我都认识的程度。尽管在万物生灵中,你吐出氧气,我呼出二氧化碳,呼吸之间,我们早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梭罗在《瓦尔登湖》里写道:你只需在林中一个有吸引力的地点坐上相当一段时间,便可看到全体森林居民依次出来展示自己。
  这算是植物脸盲症的一个偏方吧?可惜我们每次都是匆匆走过,很少在林中,在它的身边静静坐上“相当一段时间”。
  来这个时节的池上,一个群山间的小镇,是因为朋友在电话里的煽动,你想要什么颜色就有什么颜色,彩蓝,桃红,翠绿,鲜橙,鹅黄,粉紫,“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还有玉兰,海棠,樱花,蓝莓……随着他的描述,一个桃花源在我眼前展现了。
  我要试试梭罗的偏方。
  不知道有多久没在鸟叫声中醒来了。清晨的上郝峪村,推开窗子,空气里弥漫着一种植物特有的青涩气息。
  近前的树木是各种绿的调和,已是孟春,万物彻底醒来,树木和土地一层层远去,带着一抹朝霞的明快,远山朦胧,山脉的轮廓是起伏连绵的曲线,蜿蜒地剪辑着天空,本来天空是蓝色的,渐渐地发白发亮。
  我和朋友顺着错落的房屋向山坡走去,一路上看到了各种盛开的花朵,白色的玉兰花和紫色的玉兰花,大朵的花一个个缀在树枝上,没有树叶的陪衬,热烈中透出几分寡淡,树木把营养都给了花蕾,树叶就羸弱了,玉兰花已经开始凋零。
  桃花却开得好,一朵,两朵,三四五六朵……朵朵精致,朵朵娇艳。一簇簇,一株株,一行行,蔓延,铺开,成一片粉色的轻云。人在其中,左边是花,右边是花,前后还是花,醺然欲醉。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千百年来,从不乏溢美之词给她。苏轼的“争花不待叶,密缀欲无条”;杜甫的“红入桃花嫩,青归柳叶新”;还有崔护那句人人熟悉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同行的朋友却喜欢桃花有一种很家常的趣味。她说,小时候,农村家家户户都会在院子种一株桃啊杏的。这树这花,也只如这檐前的日头,河边的落阳,就只是在那儿,花开花落,谁曾关注过,不过是我们的家常岁月。
  我眼里的桃花,虽有那么一点点艳俗,却毫不做作地显示着蓬勃的生气,让人从另一个角度喜欢起来。对自然,本应不加成见地喜欢。
  徜徉在村子的角角落落,果然,“全体森林居民依次出来展示自己”了,蓄了一树花蕾的大槐树下,大家围着几株地黄七嘴八舌,“这不是蜜罐嘛,小时候,就喜欢揪下花朵,吮那一点点甜。”一边走,一边指指点点,车前子,蒲公英,苦菜,荠菜,“三月茵陈四月蒿”,认识的当然得意洋洋,不认识的就拔来尝尝看看,身边柳树垂下毛茸茸的枝条,好奇着这样一群像小学生一样的成年人。
  还有蓝莓,原来蓝莓开酷似小酒盅的白色小花,远远地看去,像一簇簇槐花;还有猕猴桃,它的嫩叶是椭圆的,真的像猕猴的耳朵那样可爱,透过阳光,看得见里面的筋脉和汁液。
  年近半百的同事感慨,吃过蓝莓,可不知蓝莓花长什么样子,吃过猕猴桃,可从没见猕猴桃树。听了不由得悲凉,这又岂是一个植物脸盲症就可以遮掩过去的。
  恰逢一场雨后,眼睛也如洗过一般清澈。车行在桃花园里,这里可是真正的桃花园啊。博山有著名的“五朵金花”,池上的桃花就是其中一朵。我从未见过这样漫山遍野的桃花,它们既不朦胧也不含蓄,一派不管不顾的样子,开得汪洋恣肆,仿佛不食人间烟火。
  自然相比于人,总是可爱的。
  前一阵,朋友圈里流传最有情怀的辞职信,一位老师写给校长,“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其实早在东晋,“少无世俗韵,性本爱丘山”的陶渊明已经这么做了,读读他的“辞后感”:“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多么洒脱!
  好吧,若不能像他们那样任性,就退一步——春天这么短,一起去看看。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