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在城市找魂  

2015-05-23 15:23:48|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晓


  六十多岁的老鲁问我,为什么这么多年了,来到城市,心里头居住的,还是东北故乡的村庄,村庄湖边那漫天的芦花飞扬……是这个城市少了什么吗?我沉默。难怪,老鲁时常仰头张望,嗷嗷待哺的样子。
  还有七十多岁的王老头,也有一个怪异的举动,他喜欢去大街上扫落叶,并拿到郊外去点燃,看那腾起的烟雾。后来,我同他坐在一块石头上抽烟,他告诉我,看到这落叶燃烧后腾起的烟雾,恍然以为是故乡村子里瓦房上浮起的炊烟。
  我的老乡秦老汉,六年前来城市定居,起初很兴奋,天天喝牛奶,可不到半年,在城里孤独的秦老汉就回到乡下种庄稼。秦老汉说,在城里,家家户户都关了门,把人心也关闭了,在乡下吃饭,东家走走西家看看,一顿饭,可以吃上好几家的饭菜呢。
  在这个时代,有多少老城墙、老院落、老街坊、老建筑在轰鸣的“城市进行曲”中灰飞烟灭。我常同三皮怀念从前记忆中的那个城市。从前的那座城,远没有这么喧嚷、繁华,但从前那城,为什么一直在记忆里温暖如初,望着而今这城,它满足着我们的物欲,却在精神上陷入飘渺。有时感觉,我们是一群生活在古城里的人,文物一样,被粗暴地挖掘到了地上,积蓄多年的地气,瞬间被蒸腾殆尽。
  我所在的老城,下半身被大水淹没。一些人,常徘徊在水边,抚摸着胸口,像是在听水下隐隐约约的水声。有人咏叹说,他们是在找那丢了的魂。有一天,我同一个老者坐在树下闲聊。“一个城市,它到底要生长多久,才有着自己的魂?”我问。老者怔怔地望着我,反问我:“高楼大厦是灵魂吗?车流如织是灵魂吗?烟囱林立是灵魂吗?楼堂宾馆是灵魂吗?”我摇摇头说:“当然不是。”老者像是找到了知音,他缓缓地说:“城市越长越像,千城一面,最终,这些城市就失去了灵魂。”
  一想到这个老者一直在大声疾呼,对老城墙老巷子老院落的抢救,对一棵古树的依恋,对那些发黄线装书、老照片的爱抚,对文脉文火的拳拳之心,我就感动不已。我知道,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是在帮这个城市找魂,安魂,想让一个城市在白天如白云一样安详,在夜晚躺在星光下均匀呼吸。一个城市,如果多一些这样的人,如一条河流的绵延,是不是流向更宽阔,更遥远。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