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乡村的二流子  

2015-04-12 22:09:03|  分类: 文学天地*小说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马 卫
  哪朝哪代,乡村都有二流子,即使在“阶级斗争”搞得如火如荼的1970年代,乡村,仍有二流子游荡。
  那时候,我太小,有些怕这些二流子,特别是几个出名的,一是我们队的黄加全;二是四队的刘独膀子(只有一只手),三是山梁那边一队的白麻子(姓白,一脸的麻子)。父母一再叮嘱,见了这几个人,躲。
  说黄加全是二流子,有些冤枉。那时,他在老棚子公社开的小煤窑里挖煤,每个月有二三十块钱呢,这比在集体种庄稼的人,日子当然好过。可是,这人有了钱,就开始吃喝嫖赌,和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一起乱搞。比如,他和一个比他大十岁的寡妇同居。黄加全的钱,当然用不了多久,粮也吃不了半年,于是每到冬月,就背着个布口袋,走进其他社员家。
  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他不是乞讨,而是借,当然有借无还。
  好在他“借”得不多,一家一碗米。
  所以,对黄加全这种二流子,躲不了,生产队的人拿他没有办法。他是个拖油瓶的儿子,继父管不了,生母不管他。直到改革开放,黄加全离开了那个寡妇。结婚成家,好好过日子。不过有了二流子这个名声,当然也娶不上好老婆,这女人又喝酒又抽烟,他们家的日子仍然过得凄惶,好在现在不向每家“借”粮了,上面来的救济,从来没有跑脱过。
  刘独膀子为啥只有一只膀子?我不知道,他长得高大,说话声音如锣,所以怕他得很。
  这人倒不和社员争利,他整日钻牛市场或猪市场,在两边当中人。如果哪边耍横,得,他拿出把刀,当然不是捅人,而是捅自己,别人一见血,周身都软了,该怎么给,就怎么给。他得了中钱,就进馆子,吃得油光嘴滑,然后再拿一包马灯儿肉(瘟猪肉),嘴里哼着下流小调。回到家,继续喝酒。
  我读小学时,他已三十多了,也没有成家。据说,现在住敬老院,常发酒疯。
  白麻子是二流子中最不恶的,他一脸的麻子,人又笨,根本做不了生产队的活,还是孤儿。所以,生产队也没有法,让他自谋生路,每年分给他基本口粮。可是,他有了粮,就换酒喝,当然支撑不了多久,于是就砍树卖。
  有一次,他正在锯一棵柏树,就给我们五个放牛娃儿给活捉了。
  我们用地瓜藤把他捆住,然后押着到生产队保管室的地坝交待罪行。这种人,也就是批斗一下,还得放了。不然,要管饭。
  乡村的二流子,不是大恶人,有些小恶小坏。
  乡村的二流子,往往懒惰,还缺少自控力。
  乡村产生二流子,最根本的原因是贫穷。现在的农村,差不多没二流子了,因为这个年代,谁也不愿不要脸皮,乞讨或偷盗。只要劳动,就能丰衣足食。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