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2015-11-14 16:34:32|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卢海娟
  这世上最不缺少的,就是灰暗冰冷的高墙。
  起初,那些长出高墙的地方竖起的是篱笆。编织成篱笆的或是可以随处扎根的柳树,或是满带着敌意的刺棘。或是潇洒俊雅的劈柴,或是翘首企盼的木板……无论什么材料的篱笆,都不会拒绝一朵花儿。不会拒绝一朵花儿攀上它们的肩头,不会拒绝一朵花儿的耳鬓厮磨、纠结缠绵,不会拒绝一朵任性慵懒的花儿,在阳光下灿然绽放。
  一朵花儿,总是喜欢沿着藤蔓行走;一朵花儿,总是喜欢扯着风的衣襟行走;一朵花儿,总是喜欢绕着阳光的脚印行走……一朵花儿,就那么漫不经心地走着、走着,离开潮湿阴暗的土地,越过英气逼人的篱笆,向未知的远方探出了头。
  爱花的人没有任何拘囿,自可以让花的芬芳沁入心腑;爱花的人没有任何阻挡,自可以将花的娇颜收入眼帘;爱花的人,自可以眯细眼眸,久久地伫立在篱笆前,餐其秀色,临其芳泽,与花儿细语喃喃;爱花的人,自可以与花儿朝夕相伴,成就相守一季的情缘。
  钞票是最道貌岸然的卫士,金钱的草书龙飞凤舞之后,篱笆便被扔进时光的深处。
  绿篱颓圮,草木惊慌失措,连虫蚁也吓得四处奔逃。锹镐和锄板都是致命的武器,在植物的家园大兵压境。泥土被迫翻身醒来,石块被撵出住了千年的家园,花儿尖叫,草儿呻吟,细藤伸展伶仃的脚,想做抵死的奔逃……可是,没有用的,兵荒马乱过后,砖头水泥正襟危坐,侵占了篱笆的地盘。
  一座高墙拔地而起,像一张装腔作势的脸,永远灰暗、粗鄙、自以为是。它们占领了原野,占领了乡村,像一道道禁令让人噤若寒蝉。人心被装进了盒子,情感绑缚了绳索,再不能隔着篱笆递过一碗水饺,再不能嗅着花香眉目传情——处处都驻扎着高墙的队伍,处处都安插了高墙的岗哨,让人无法逾越的墙,让人激情全失的墙……
  貌似队列整齐的坚实壁垒,假装保护,实则拒绝。草木都躲得远远的——高墙底下哪有它们的立足之地;花儿早已被连根拔起,它们细弱的足攀不上冰冷的高枝。墙圈起一个又一个阴谋,制造一个又一个秘密。率性天真的花儿怎么可能与它为伍?连阳光也怯怯的,一旦碰触了墙的脚跟,立刻飞跑着离去。
  墙把乡村砌成一个错综复杂的迷宫,把花花草草变成无法奔跑的囚犯;墙画地为牢,铁面无私,恪守阻碍与否定的准则;墙横亘在我们前进的路上,一座连着一座。
  在墙的铁臂下,我们学会畏惧,学会臣服,学会冰冷,学会假装……我们进进出出,用空洞的声音支撑着,狡诈虚伪地活着。
  有时,攀着高墙,惝恍迷离中还会想起从前的篱笆,而一堵墙,要经过多少年的风吹雨打,日晒霜披,才能慢慢醒悟,才能修炼出一颗彻悟的、柔软的心?
  有了心的召唤,墙苍老的脸庞或许就会多一丝慈祥,冰冷的心也会长出爱恋。那时,长青藤会回来,爬山虎会回来,媚眼含羞的花儿也会回来,大家披上阳光的外衣,沿着墙老迈的纹理一路攀爬,一路缠绵,直到攀上墙头,越过它,把一袭绿衣披在它身上,把一树娇艳的花朵,开在墙外。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