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父爱是冬天里的太阳  

2015-11-13 09:55:46|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爱勋



  读高中那年冬天,特别冷,刚舀上的一搪瓷缸子水,不一会全是冰渣子,我把搪瓷缸子放在花墙边上磕了磕,提溜着去伙房打饭,半道上有位同学追着我喊:“你爸来了,在门口等着你呢。”

  错愕片刻,这样冷的天,父亲大老远跑来干什么?快步跑到学校门口,看见父亲站在低矮的墙角,花白的头发在冷硬的朔风里飘摇,像秋后的山草,沧桑而衰老。父亲穿一件破旧的油渍麻花的黄大衣,怀里鼓鼓囊囊地揣着样什么东西,正眼巴巴地盯着教室的窗户。待我走近,父亲眼睛一亮,皱纹舒展开,嘴角浮起阳光一样灿烂的微笑。他说,这些日子在东夼挖河,今天中午改善伙食,每人分了两个馒头一份肉炒菜,还有一个鸡蛋。父亲说着话,从怀里掏出一个半旧不新的饭盒和用报纸包着的两个馒头一个鸡蛋。很久没有吃过馒头闻过肉香了,口水瞬间汹涌成河,我咕咚咕咚吞咽着唾液,小心翼翼地把父亲的东西抱进我的怀里。但那时我并不知道,父亲要饿着肚子参加繁重的体力劳动,从河里一担担往外挑沙石,最后父亲饿得实在坚持不住了,假装解手,跑到伙房外面的垃圾堆里捡拾腐烂的白菜叶子吃。每次想起这事,心都滴血,那时真不懂事啊,为什么不分一个馒头给父亲吃呢?

  过了些日子,父亲又来找我,我们正做着早操,父亲通过矮墙一眼看见了我,双手扶墙轻轻地喊我的名字,声音沙哑低沉,像是感冒了。我赶紧跑过去,父亲还是穿着那件破旧的黄大衣,他的双手紧紧攥着样东西,用旧油纸缠得很结实。父亲笑笑说:“工期结束了,我这就要回家了,给你鼓捣了双棉鞋,虽旧点,但挺暖和,穿上它,以后脚上就不长冻疮了。”我接过棉鞋,却看见父亲的双手粗糙皴裂,一道道裂开的口子渗着鲜红的血丝。父亲的黄球鞋上又多了两个牛眼大小的破洞,以前的破损处,母亲都精心缝补过,一针一线连起了父亲的温暖。我犹豫了一下,说:“爸,还是您留着穿吧。”父亲跺了一下脚,嘿嘿笑了:“走路的脚,不冷。”

  后来知道,父亲送来的这双旧棉鞋,是他拿结婚时母亲绣给他的一双鞋垫换来的。起初父亲不舍,放在怀里揣了很久,这毕竟是母亲用几天几夜工夫一针一线认认真真纳出来的,是母亲浓浓的爱呀。但父亲一想到我那长满冻疮的双脚,咬咬牙,把鞋垫递给负责挖河的施工队长,我也拥有了一双虽旧点但暖意融融的棉鞋。

  这双鞋还锁在箱子里,好久不曾穿过了,但每次看见它,我都沐浴在浓浓的父爱里,泪眼蒙眬。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