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爱着冬天  

2015-02-02 17:45:08|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明宝



  大野苍茫。

  苍茫的大野从没有像冬天一样横无际涯,襟怀坦荡。那些油绿喧闹的庄稼,沿着节气和农谚的田埂一身华丽的走远,背影温暖而决绝;那些披挂整齐的白杨和槐,不再对着天空和大地抒发青枝绿叶的感想,赤诚而内敛的矗立在冬必经的路上……

  大野像个新嫁娘,早已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端庄沉静地等待着一份笼盖四野的博大的缘,等待着心爱的冬御风而来,缠绵缱绻出一个百花灿烂的梦想。

  像大野一样,我爱着冬天。

  多年前,我出生在一个飘雪的日子,雪花便种在我的生命里,在我漂泊的岁月里年年绽放,岁岁扬花。当一夜间大雪覆盖了一切,喧嚣参差的世界变成了让人难以割舍的童话,我的心便如趵突的泉水汩汩地激荡起来,多少年来,从未改变。穿上厚厚的冬衣,踩着洁白的雪花,把自己从小村缓缓送至远处的田野或者更远处的树林,让自己在铺天盖地的淡雅素白里移动成一个小小的黑点,让湍急沸腾着的时光从此缓缓地小河似的流过身旁,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树林里大小不一的白杨,齐刷刷刺向天空的枝柯已落满白雪,雪花沿着枝柯的幽径一路攀上树梢,在早晨微红的日出里好奇的期待着什么。树下雪地里偶尔会有野兔们涉足的脚印,这些脚印来来回回,或转着圈儿,或飘然远去,在大地上抒写着属于一个物种的智慧和警觉。不知从哪首唐诗里飞出来的一声鸟鸣,扑簌簌震落了杨树上一串雪花的梦,又忽悠悠钻进我的脖颈。我摸了一下,连梦的碎片都没有抓住,只好对着微微润湿的手兀自一笑……

  闲暇的时候,我喜欢沿着一条老街远行,迎面的风从不磨磨叽叽,而是利索爽快,或许还贪玩或者搞一点恶作剧。比如,忽然把街边一片懒散的枯叶牢牢地钉在斑驳的墙上,又一撒手,看叶子飘飘扭扭地跌下来。比如,忽然吹掉一个脖颈缩在衣领里匆匆而过的行人的帽子,当他狼狈地追逐帽子的时候,风便小孩子似的欢笑着跑走了……老街的尽头是一条横亘的绵长小河,河面上铺着浑厚洁白的冰层,像一个窈窕的女子沿着河道娉娉婷婷走向远处。一排柳树摇曳着发丝在风中不停地鼓瑟吹笙,追寻着女子的背影渐行渐远。站在这里极目西望可以看到遥远处如黛的山峦,它们面色苍黑,高大挺拔,在冬天的阳光里静默着、思考着,不张扬,不漂浮,一派老成持重的样子。

  一个下午,我和朋友经过一个很大的花园,花园像一个未及时打扫的战场,除了一地黑褐而细小的断枝残茎或者萎败于地的干枯叶子外什么也没有。朋友惊呼,这就是你眼中最美的花园?望着他满眼的疑云,我说,这是一个牡丹园,牡丹们正在冬天里小憩,来年春天这里百花绚烂,争奇斗艳。朋友点点头,说了一句颇有哲理的话,冬天的花园在颓败里做着春天的梦。

  是啊,冬天之美,不仅美在洁白的雪,干净的风,慢下来的水和山,更美在它那颗勃勃跃动的春心和迎娶春天的笃定与诺言。

  如蜜蜂之于花朵,蝴蝶之于幽兰,我爱着冬天。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