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天天清晨小米香  

2015-01-18 11:38:33|  分类: 文学天地*散文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王树华
  从记事起,每天六七点钟,我还睡眼蒙眬时,便会有煮小米的醇香扑鼻而来……这是母亲、妻子、儿媳几代人的生活传承,更是我50多年来享受的最大惬意和幸福。
  小米,谷子去皮后的果。作为重要粮食作物,在我的家乡诸城有着数千年的种植历史。谷子的生命力极强,对环境、地质、墒情等要求不高,山岭上,石缝间,庄前屋后,沟沟坎坎,只要有一点土、一点水便会生根发芽。即便遇到灾年,秋后也能收几成。谷子从春天播种到秋天收获,迎风雨、履酷暑,一生坎坷,却百折不挠。谷穗越大,越是谦逊地低着头,仿佛是向哺育她的大地深深地鞠躬。正是这种顽强的小精灵,不仅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养育了一方人,而且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作出了重大贡献。
  过去常听父母讲:如何把小米藏起来,让日本鬼子搜不到;如何把小米集中起来,送给八路军。1947年,孟良崮战役前夕,我父亲也参了军,跟随陈毅、粟裕的部队打败了张灵甫,打过长江去,直到全国解放。母亲讲做衣服、做鞋子、做小米煎饼支前的事,讲得那样动情。过去对这些事似懂非懂,长大以后才慢慢明白:原来,沂蒙山革命老区不仅是临沂,也包括潍坊的临朐、诸城、安丘,还包括青岛的胶南和胶州;原来,大家耳熟能详的一粒米做军粮、一块布做军装、一个儿子送战场,也曾在我的家乡传颂;原来,我的父母和更多的先辈,也曾是令人敬仰的沂蒙“六姐妹”……
  在我老家那一带,小米就是娘,小米就是命,早上一碗小米粥,一天神清又气爽;中午一碗小米饭,比吃山珍海味都要强;晚上一碗小米汤,解渴解乏睡觉香。就连女人过月子,都靠小米来补养。我从小到大,喝得最多的就是小米粥,吃得最多的就是小米饭。记得从我求学一直到参加工作的好长一段时间里,小米一直作为细粮供应。我每次回老家,老少爷们、亲戚朋友、街坊邻居,都会送一些金黄的小米给我,让我带回来分给同事们。那时,还多亏了家乡父老的帮助,让我和我那帮同事们填饱了肚子。
  小米,从播种到加工是有明确分工的。从谷子播种到收割入仓一般都是男人的事,碾米做饭一般都是女人的活。做米饭也有技术,小米能加工成若干美食上桌,像小米汤、小米粥、小米饭、小米糕、小米锅巴等等,我也曾尝试过做小米饭,但常常都因做不好被“取消”资格,直到现在也没“出徒”。尽管什么样的米饭都吃过,但小米粥却是我唯一能持续吃到现在的食物,并且成为我的最爱。我已不记得奶奶是如何煮粥的,记忆犹新的,是母亲做的粥虽水多米少,却清香扑鼻;妻子做的粥,虽米多水少,却难以嗅到往日的浓香;儿媳也学会做米粥了,往往要加上大枣、黑米、绿豆等,说是富含营养,但我却仍然怀念旧时的悠悠清香。
  回想起来,眼前仿佛满山遍野都是迎风飘舞的谷子。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