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大盗”气杰旺  

2015-01-25 17:51:52|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文观止》是一本好书,这几百年里不知有过多少散文选本,超过它的却不多。
  这个选本里有一篇方苞的《狱中杂记》。有人认为它写尽了古代司法方面的阴暗,有重要的社会认识价值。可是它真正的价值还是对人性的认识深度。如其中写到了狱中各种各样的犯人,一两百人挤在一个大屋子里,瘟疫很容易蔓延起来,死人很多。他说这犯人中有许多被冤枉者,严格讲是无辜者——死亡是那么不公平,同样是在牢里经受了瘟疫,那些小偷小摸或取保候审的、误判的“好人”或轻罪犯却要先死。而那些杀人重犯,大盗和土匪,他们往往都不会死,都能扛过去——有的根本就不染这种病。
  难道连瘟疫也害怕恶人?方苞发现了这其中的奥秘,说这些大恶之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生命力特别旺盛,气粗胆大。他在这儿用了三个字:“气杰旺”。
  这个发现,让我们看了以后怎会忘记?大凶大恶似乎连死神都怕,魔鬼也要绕开走。那一般的“好人”却最容易染病,而且一得病就死。“气杰旺”三个字用得真好。平常说杀一个人者是罪犯,杀十万人者可能就是英雄了。一些大土匪身价了得,因为他们的大恶逼退了所谓的原则,让理想低头,让强人俯首。这不是“气杰旺”又是什么?我们再没有其他解释。
  历史上的大盗大恶体面地站在舞台上,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他们的力量是超越观念和原则的,无论什么势力都得与之讲和,都拿这些“气杰旺”没办法。他们抵抗各种磨难的能力超强。看来这不仅仅是生理层面的,而又实在与生命力有关。方苞是一个了不起的记录者和发现者,他发明的这三个字会让我们想明白许多问题,用来理解当今社会的很多问题。
  “气杰旺”揭示了生命的重要奥秘,这里似乎偏重于邪恶的力量。如果我们反问一句:善与美是否也可以有“气杰旺”之喻?这后一种力量是否也能进入这样的理解范畴?
  不知道。我们只能说这是一种专门的、特殊而费解的能量。
  李白和杜甫的生命表情——仅仅相对于庞大的社会来说,基本上还是属于脆弱型的,他们身上的社会性都相当孱弱;但是对于民族精神与文化的创造与传承来讲,却又是相当强悍和顽韧的。也就是说,李杜从诗的方面表现了自己的大能,有种种不可不面对的强大的生命能量在里面,让一代代人都不能不正视他们的存在,这其中有没有类似于那种“气杰旺”的东西存在?特别是狂热如李白者,什么政商道仙豪饮剑侠军旅漫游无所不涉,算是一个奇异之极的生命,总让人有某种“气杰旺”的联想。这样说是忌讳的,因为我们不能将一个千古不朽的伟大诗人与方苞笔下的那些“大恶”相比较,但只讲其中不可理解的某种生命能量,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李白和杜甫一生可谓折磨不断,有一些坎坷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的——即便挨过去、挣扎过去,也已经是气息奄奄遍体伤创了,不可能再有什么写诗抒情的兴致。要知道那时他们的诗歌写作并不是什么“专业”,也没有物质名声方面的诱惑。
  杜甫在饱受凌辱的时候——这种情形并不少见,如早期在长安为求官的苦奔和狼狈;后来衣食无着,竟然到了与猴子们一起争抢山上野果的地步;安史之乱中从长安城九死一生的外逃;晚年失去了居所,常年漂流在一只小船上……即便如此,他却仍然写出了那么多动人的诗篇,有的算是泣血之作,有的是对美好自然的欢歌,还有的是对千古遥思的寄托。总之他没有被命运击倒,身上总有一股不可思议的顽韧让其挺住再挺住——这不是另一种“气杰旺”吗?
  李白别的不要说,就说晚年冤狱和流放之期,也仍然写出了那么多令人惊叹的杰作,其中有一些还称得上千古不朽之作。如他听到大赦令从长江返回时写的那首“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表现出多么惊人的生命激昂和爆发力。他在狱中受尽了煎熬,可以说心如死灰,竟然还写出了《万愤词投魏郎中》那样才华横溢之作——要知道这时候的李白随时都面临杀头的危险,事实上与他一起的同案犯几乎没有一个活下来,而他却有心情进行这样的“大创作”:“恋高堂而掩泣,泪血地而成泥。狱户春而不草,独幽冤而沉迷……穆陵北关愁爱子,豫章天南隔老妻。一门骨肉散百草,遇难不复相提携……”
  李白杜甫的生命力远超常人,所以才能够带着无数的伤痕嚎唱,这在绝大多数人来说是绝无可能的。这样的一种生命,就其性质来说算不算“气杰旺”呢?大恶者以强旺不竭而存身立世,那么一个人要成就大善大美,需不需要这种百折不挠的生命质地呢?回答只能是肯定的。对于诗人来说,人世间也许有数不清的力量要毁灭他们,但他们却无数次地站立起来,并且连血带伤地走下去,吟唱下去——这同样也是一种“气杰旺”。
  就此而言,李白和杜甫绝对不是什么脆弱的书生,而是两个有着惊人耐磨损力的胆大无畏者,是给苦难的人间盗来火与光的另一类“气杰旺”的“大盗”。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