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贵夫人们  

2014-10-11 20:40:45|  分类: 文学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李白相伴的四个女人中,起码有两个可以称之为“贵夫人”。她们对李白一生的命运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第一个夫人对他两进长安是重要的,没有她就没有朝中的人脉。第四个夫人则挽救了他这个流放途中的苦命人,她在朝中为官的弟弟曾一直陪伴他走下去。她们对于诗人究竟有多重要,无论是心灵的安慰还是实际的帮助,我们都可想而知。诗人与她们的这种关系,令人想起近代欧洲的一些故事:贵夫人们无私地支援那些大艺术家。这其中有许多是耳熟能详的,如奥地利诗人里尔克,俄罗斯音乐家柴可夫斯基。故事中的贵夫人们连同爱护和援助过的天才人物一道成为不朽。
  分析起来,李白能在青年和晚年两次与相门结姻,绝不仅仅是巧合。一个是李白博交广游,遇到她们的机会可能稍多;再者渴望入世的诗人和郁郁不快的诗人,天生容易和一些富贵女人发生故事,这与他们强烈的功名心和价值观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
  当然这都是大胆而无聊的假设。但是作为女子来说,不言而喻,生于衣食无忧、钟鸣鼎食之家,比一般人更不理解现实的繁琐和辛苦,用我们今天的话讲就是考虑问题“不现实”。于是她们更有能力也更有心情去接纳和欣赏富有艺术气质的一些“怪异”人物。李白就是这些“怪异人物”当中最典型的一个。这些“怪异人物”看起来有些言行突兀,但我们说过,他们往往是具备一套自己的“系统”的,一旦进入,那将是魅力无限趣味无限的。
  这样的例子多极了。比如意大利画家阿梅代奥·莫迪里阿尼,这个人虽然英俊潇洒,毛病可真不少,贫穷,酗酒,吸毒。从事西方绘画史研究的人对他会很熟悉,知道这是一个天才人物。这人多少有点像李白,不仅嗜酒,而且同样不按牌理出牌,属于极狂放的一路。对于这样一个人,有的女人竟能深深爱怜不能自拔——那个“长脖美人”被他画了无数次,成为他的代表作。她爱到了这样的地步:莫迪里阿尼去世时,她怀的孩子就要出生了,她竟然在这时候跳楼自杀了。
  再比如毕加索,他的去世就像一条巨大的沉船,形成的漩涡把水面上的漂浮物都吸进水底——几个深爱他的女人都先后自杀了。
  这些人的力量或魅力来自哪里?这些生命无一例外都带有严重的甚至是不可原谅的恶习和瑕疵,却让其他人着魔一般,连死亡都不再惧怕。李白可能也是这样一种类型。诗性的浪漫需要相同的情怀去匹配,二者之间拥有一种非常特别的语言,一般人很难与之对话。艺术不是什么专业,而是生命本身的放电方式,敏感的女性对生命深处的寻觅,对这一切的认知和迷恋,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她们当中的一部分特异者,简直就是浪漫的母亲,诗的母亲,艺术的母亲,是滋生这一切的母体。
  另一位俄国贵夫人拥有一大片林子——有一部电影叫《卖掉的林子》,讲的就是柴可夫斯基和这个女人交往的故事。女人非常有钱,柴可夫斯基像李白一样没有进项,一心迷醉于创作。那位夫人太爱他的艺术了,一定要让他过上一种衣食无忧的生活,但条件奇特:按时资助却不能见面。这里让人猜想:或者是因为她太爱他的艺术了,担心现实中的人破坏了完美的想象,击碎了美梦。要知道这种情况在生活中是屡屡发生过的——作者与作品可以是不同的,有时作品会分离于作者。还有一个可能,就是那位夫人担心与作者见面之后会产生其他麻烦——她不能保证自己沉醉于艺术的同时,一定能够与创造这种艺术的人保持距离。她真是足够理性。
  诗人里尔克跟李白一样,在很长时间里没有什么具体营生。他最好的诗就是在贵夫人提供的城堡里写成的,如《杜伊诺哀歌》。她们最高兴让一个诗人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这是她们的快乐。总之没有那些贵夫人,也就没有了一些欧洲的大艺术家,如音乐家和诗人。
  现在常有男子慨叹不已,嫌目前缺少过去那样无私而高尚的贵夫人。也许真是这样,因为时过境迁了。不过她们即便真的出现了,也不要轻易帮助一些浪子,因为这大概是划不来的事情:很可能只是养活了一些虚张声势的家伙,他们腹中空空,缺才缺德。
  其实那些贵夫人后面还有一个了不起的男人。想想看,如果她们的丈夫斤斤计较,怎么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供养一个男子这还得了!现在如果有这样的一位贵夫人,一定会被丈夫揍得鼻青脸肿,说不定还会闹出人命来。这种事只有欧洲那些高贵的绅士们身边才会发生,他们乐于让自己的夫人去燃放生命的焰火,他们自己可以仰望夜空的绚丽。
  所以从这个角度去考察炼丹和嗜酒的李白,会觉得很有意思。对一些古往今来的大艺术家,也一定不能忽略他们与异性的关系——这不是追逐低级趣味,而是对艺术和生命的重要理解方式。她们庇护过他们,帮助过他们,温暖过他们,他们作为一个艺术精灵也就更加激越了。
  这样谈论问题也许过于依从了男人的视角——女人在世界上的全部价值好像就为了成全男人……真是悲哀。其实这些贵夫人也有多种类型,有的只是崇拜者,对男性采取仰视的位置;有的是平视的,并且很有才华,但在男权社会中得不到发挥,如艾略特夫人维维安,罗丹情人克罗黛尔,两人最后都被逼疯了。她们只是生错了性别,命运不济。除此之外或许还有第三种,她们是从高处俯视的,有才华并且强势,比如帮助过里尔克的莎乐美,在生命和艺术中一直指引着里尔克,像个舵手。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