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从隋文帝之死看制度建设  

2014-09-20 16:20:47|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李伟明
  隋朝的历史虽然短暂,却因其结束了中国200多年的分裂状态而意义重大。完成统一大业的隋文帝杨坚,以其功绩和德行,成为开国皇帝中的佼佼者。
  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优秀的女人,现代人常说的这句话,居然在隋文帝身上也可印证。隋文帝的皇后独孤氏,虽然在史册上连名字都未留下,却是一个杰出的“内助”。史载,杨坚当上皇帝,与独孤氏的鼓励与支持分不开;隋朝建国后,独孤皇后仍非常关注朝政,纠正了隋文帝的不少过失,政治影响力和隋文帝不相上下。表面风光的隋文帝,其实是严重的“妻管严”:杨坚称帝后,独孤氏作为“女强人”,虽然无法推翻积淀深厚的后妃制度,但有能力将后宫的“编制”精简到了历朝的最低数,而且严密监管,限制隋文帝和嫔妃接触,硬是看住了他的色心色胆。
  在独孤皇后的约束下,隋文帝压制了许多欲望,从而有了更多的精力用于朝政。遗憾的是,独孤皇后比隋文帝早死两年,得到了“解脱”的隋文帝,压抑过久的欲望如火山爆发,竟然一下子走向另一个极端,终于搞垮了身体,临终感叹:“假若皇后还在,我必不致如此。”
  隋文帝之死,教训是深刻的,他的下场告诉我们,制度建设一定要有长效机制。
  独孤皇后看管隋文帝,这是一项“制度”,因为其本身是严格的、有威力的,所以收到了良好的效果——面对这一“铁的制度”,隋文帝只好老老实实,不近女色。然而,独孤皇后失策的是,她没能考虑到“身后事”,建立执行制度的“长效机制”。所以,一旦她去世后,“铁的制度”没了执行者,隋文帝压抑在心底的欲望就很快大翻身了,独孤皇后在世时所取得的成果旋即化为乌有,其苦心建设的“制度”可以说是前功尽弃了。
  如果相关制度仅仅能保证“曾经拥有”,而做不到“天长地久”,特别是无法延续到“换人”之后,那么,这种制度从长远来看又有多大价值呢?经济学界有个“黄宗羲定律”(出自清初著名思想家黄宗羲,其本人的说法是“积累莫返之害”),说的是封建社会赋税改革的规律:每次改革,可以稍微缓解农民负担,但时间一长,马上出现反弹,矛盾进一步加深,如此周而复始,没完没了。如果一项制度缺乏长效机制,就很容易陷入“黄宗羲定律”所说的这个怪圈。
  隋文帝的下场还告诉我们,建立制度,一定要客观地考虑到其可行性。
  在君权至高无上的时代,皇帝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独孤皇后不但核减后宫“编制”(当然不是为了节省财政支出),还对隋文帝严加看管。有一次,隋文帝偷偷地和一个宫女好上了,独孤皇后马上将这个宫女杖杀,气得隋文帝差点离家出走。如果把独孤皇后的行为看作一种制度改革,应该说,在那个年代,她无疑是操之过急了。事实证明,独孤皇后在这方面最终是失败的,作为一个“思想觉悟”还没达到相应水准的封建皇帝,隋文帝并未真正放弃对女色的追求,一旦获得“解放”,当然要加倍补回以前的“损失”了。
  超越客观条件的“制度”,如同建在沙滩上的大厦,肯定是不牢靠的。制度如果在缺乏可行性的前提下强行推出,只能产生“揠苗助长”的效果。
  我有一个朋友,办了家手工作坊式的小企业,雇请的员工主要是当地文化程度不高的农民,可他却一心想弄出点“企业文化”来。这个朋友自从到沿海一家外资企业参观后,对人家的现代化管理模式羡慕不已,马上着手制定了包括考勤、学习等系列内容的制度,来“管理”自己那十几号员工。结果,由于两家企业根本没有可比性,他取的“洋经”明显水土不服,不但没能帮他管好企业,反而使员工产生了逆反心理,无法安于生产。折腾了一段时间后,这套徒有其表的“制度”只好不了了之,其中的一些做法还被当地人传为笑谈。可见,在制度建设中,客观可行性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如果忽视了这一点,制度不仅无法取得积极效果,甚至可能产生反作用,到头来害了“隋文帝”们。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