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别让“行政枷锁”捆住乡村校长的手脚  

2014-12-25 16:19:57|  分类: 教育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鹏 《 中国青年报 》

    前两天的一个论坛上,甘肃省教育厅厅长王嘉毅的一番感慨并没有引起舆论太多的关注,却道尽了基层教育管理者的无奈。

    这位西部省份的教育厅长在谈及教育公平时说出如下这番话:“安全的问题这是社会关注的,事故频发,现在教育系统呼吁太多,现在的校长老师甚至是局长,核心是保安全,出了安全问题有可能进监狱,但是该管的没有管。学校的质量差了,公平没有做到不一定有责任,但是安全出了问题就会有重大的责任。”

    暗自忖度,厅长的这番话大概意思是说,一线的校长、老师、局长们把更多的精力和关注点放在了保安全上,而忽视了或者说无暇对教育的核心问题,比如教育质量等予以关注。

    套在乡村校长们头上的紧箍越来越紧,这是不争的事实。一方面,学校的责任边界似乎无限扩大,校长的责任也无限扩大。学生的人身安全、食品安全,乃至教师们的师德师风,一旦出了问题,问责的首先是校长。在不少农村家长的意识中,似乎只要学生入了校,出了一切问题都是学校的,有问题就要找校长。另一方面,乡村学校是上级部门“紧盯”的地方,各种学习、各项行政检查、考核,无一例外,乡村学校是“重中之重”。

    笔者下乡采访时,多位乡村校长“大倒苦水”。一位工作了近30年的小学校长告诉笔者,各种各样的行政干扰令他苦不堪言,教育局经常下指令要求报各种材料,学校一年四季最忙碌的一件事就是要造各种表册。

    在这位乡村学校校长看来,上面管得越具体,实际操作中就越流于形式。比如,教育局要求每一位校长每天听一堂课,评一堂课,参加一次教研活动。听上去,这样的要求并不重,但事实上每天如此,校长们苦不堪言,“只能穷于应付”。

    为了减轻分担这方面的压力,他想到了提拔年轻干部。但和好多业务拔尖的年轻老师谈话,无人愿意接招。甚至连教导主任一职,都不具备吸引力。

    这让他很“困惑”——难道时代变了,年轻人不追求进步了?

    其实,这位老校长的新困惑很好解释。面对权力(责任)和义务极大不对等的局面,年轻教师只是做出了一个理性的选择。

    对乡村校长们来说,只要出了安全问题,启动问责程序,便是一票否决制。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一线的校长们那么重视安全问题了。落实在每天的工作细节里,必须“全天候”、“保姆式”的严格要求,做到天天早上陪着学生吃营养餐,晚上检查完所有宿舍,保证每一个住校生入了睡,自己才能休息。

    这些还是自己可以掌控的,更令这位校长“心惊胆寒”的是——半年多时间,几位乡村校长因为“四风”问题被撤职,于是乎全县的校长们被召集训话,被骂得“狗血喷头”,斯文皆无。

    更有甚者,听说有些县纪委为了完成指标任务,县直部门的“官儿”不好动,“没多少权力”的乡村学校的校长们就成了“案板上的肉”。

    过度行政干预之下,乡村学校几乎没有办学自主权,造成千校一面,校长很难施展自己的理想。乡村校长,为乡村延续人文血脉,育一代英才者也。一个校长是一所学校的灵魂,乡村教育要办活,教育政策的制定者应该解放思想,给予乡村学校的校长们足够的自主权,还乡村学校一片自由天空。首先应该解放乡村校长们,不能用管理基层官员的思路去管乡村校长们,一味地上发条,念紧箍咒,只会适得其反。

    笔者大声疾呼去掉束缚乡村校长们的沉重“枷锁”,让乡村校长们放开手脚,真正把心思和精力花在办学育人的本质上。还乡村教育本来面目,教育幸甚,民族幸甚。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