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耕种自留地

桃李岁岁花开花落 博海泛舟梦梦成真

 
 
 

日志

 
 

怀念缸  

2014-11-04 16:34:50|  分类: 文学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一 沁
  住平房的岁月里,毗邻灶台的,总是会有一口深褐色的大缸。缸里的水来自屋后的池塘,路边的井,环绕着村子流向他乡的河。
  缸口盖着圆木盖,分成两个半圆状,只需揭开半边,瓢伸进去,舀出清凉的水。瓢来自最大的葫芦,上面被钻了个孔,系了根绳子,用完顺手挂在缸上方的墙上。后来有了一把银亮的铁瓢,与缸沿磕碰时,短促的哐啷声总不如葫芦瓢碰上去好听,那种低沉的有些喑哑的声音,像极了我们的乡音。
  缸里的水,被瓢舀出来,煮饭、炖汤、蒸端午的粑粑和中秋节的粽子,还有就是一天的洗洗涮涮。等我们的小手够进去,舀水吃力的时候,水缸里的水浅下去,父亲会拎着新木桶,木头的纹理在淡黄的桶壁上清晰可见,去水边,站在水跳上,将木桶润湿,拂去水表面的漂浮物,直起身时,水桶里已经满当当的水,从塘边到家里的灶台边,滴落着,像生活中发生着又不会刻意铭记的琐事一般,稍纵即逝。
  这样的缸不只一口。同样的一口,有近腰高,放在院子里,承接天上的雨水,有时也会倒进水桶里多余的水。几棵栀子花蜀葵凤仙,虽然不娇贵,但水还是要浇的,舀几瓢,叶子和花陡然精神了许多。夏日抱回来的西瓜,必要放在缸里冰镇一下,剖开来吃时,才没有被熏进去的暑气。
  鸡鸭在缸边的柴草堆边散养着,剁好的菜叶,顺手舀瓢水,放在豁着口的钵子里,鸡鸭围挤过去,鸡吃得极不文雅,细爪子扒拉得稻粒菜叶到处都是,鸭子用扁嘴擦着食,等肚子圆滚,摇摆着走散开。门口的平地难免会留下它们的排泄物,扫到柿子树桃树下做肥,臭气还是要冲冲的,用的还是缸里的水。
  有一年夏天,父亲到镇上,不知从哪里带回碗莲,当时也不知道叫什么,也唤作荷。于是护宝贝一样护着那缸里的水,水中的莲,比夏天穿件新裙子还欢喜。缸就用自己浅浅的水,将盛开的莲捧在手心。后来这口退役的缸被父亲栽上一颗瘦弱的石榴,几度光阴后,竟然也开出花,肉质的红艳,花落了,挂着乒乓球大的石榴,没把枝头压弯,在晚秋的风里,厚实的表皮一抹红意。
  一直用到今天的,随着我们从乡下到城里,是用来腌菜的缸。临近腊月,日头一日日地短着,天气一寸寸地凉下去,直到寒意沁骨。上午八九点的日头,还没起暖意,可挂在绳子上的被阳光带走水分的菜被码进缸里,一层菜,一层粗盐粒,雪里蕻、萝卜干、香菜就是这样腌就的。还有青鱼,肥厚少刺的鱼肚子抹上盐,当然还有咸肉咸鸭子,先在缸里躺一躺,然后挂在屋檐下,风来吹,暖阳来照,冬天随意割一块蒸熟,在大雪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回来,迎面飘来的是咸咸的暖香,一年的时光咸咸淡淡的,接近了尾声。
  路过一条巷子,围墙上的爬山虎在初冬的寒气里肆意地染红整面墙,几进深的老宅,门坦然地开着,缸在洁净的院子里,应该盛着一汪水吧,沉静,清凉,像是一个未曾远去的梦。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